清明时节雨

by 轻轻走来


时节一直都在。雨最终以迎接的姿势落下来。
断魂的诗人,应该轮回到了故里,合十双手,是我唯一做得到的事情

趟过小径和泥泞,纵横麦地和野草,大风刮走了坟茔上的青烟
我的名字,刻在祖辈的墓碑上,祭奠他们的时候,也郑重瞻仰了自己的未来

昨晚我很认真地再次做了那个梦,梦里外婆坐在我对面,拉着我的手,歪着满头花发看我,偶尔发出叹息
如今店铺不卖早年的白纸,外婆生前夸我手巧,我能用一张大大的白纸,剪出一个可以拉长的清明条

纸上春天,笔下江山,讲的都是骚客的软
幕帘温柔,小女子颓了哀愁,抱琴捻一曲《花好月圆》

莫问花开为谁艳,田野生长活命的粮食,远方寄养着吃草的羊群
莫问花落为谁祭,酒肆招展着迎风的旗,茶坊里煮着英雄未了的情

这些年来,我一直以孩子的天真,抵御岁月的袭击,尽管沧桑从不赊典人情
这些年来,我赞美过很多的人和事情,常常模糊时光沉淀的从容

最终,我也要像他们一样,无奈的回到故乡
最终,我会像鱼一样,忘掉自己的前世与今生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fff1520102wqlb.html
2016-04-05 15:0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