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附骥尾说《红楼》

by 抚剑夜吟啸

前些天看了倪匡谈论新版旧版电视剧《红楼梦》的文章,不由技痒,便也想谈谈对《红楼梦》相关影视的看法。首先声明,本人并非铁杆红粉,也谈不上有何真知灼见,只是愿附骥尾,随便胡扯几句。抛开倪匡所说的两部电视剧不谈,且说我看过的有关《红楼》的四部电影。

袁秋枫《红楼梦》

1962年,袁秋枫导演的《红楼梦》上映,饰演黛玉的是当时的大美人、素有“东方赫本”之称的乐蒂。另外,常与乐蒂做情侣搭档的当红小生赵雷在戏中也客串了一下,饰演二老爷贾政。

以当时的摄影技术而论,这部戏拍得十分考究,无论是亭台楼阁还是花园幽径都布置得体,只是许多人物看起来颇为不当,如:宝钗像是中年泼妇;焙茗像是中年苦力;贾宝玉瘦小枯干,一副骷髅尊容,实在是不忍卒睹。难怪当时的宣传海报上只画黛玉一人呢!

也不知是导演没把握好节奏,还是想在100分钟的电影里表现更多的内容,以致此片人物对话与场景变换奇快,毫无感情可言。然而导演的观点倒是很明确,完全因袭了高鹗的路子:凤姐、宝钗、袭人拉帮结派,伙同贾母与王夫人搞出了一场调包计,最后黛玉惨死,宝玉出家。

可能袁大导演是高鹗的忠实粉丝,于是乎把宝钗刻画得神憎鬼厌,恨不得咬她个血肉淋漓才过瘾;袭人更是美人蛇一条,容貌虽俊,心肠却毒辣的很;贾母甚至连亲情都不念,竟厌恶起黛玉来,实在是比样板戏还莫名其妙。袁秋枫太过爱憎分明,所以拍出来的只能是一部家庭伦理剧,而非《红楼梦》。

不过,这部戏云集了当时的众多明星,甚至连配角都独放异彩,如胡金铨客串的焙茗,沈殿霞客串的傻大姐,还有石燕的迎春和红薇的贾母。或问:石燕、红薇何许人也?石燕,冯德伦之母;红薇,秦沛、姜大卫、尔冬升三人之母也!

李翰祥《金玉良缘红楼梦》

据说,在1977-1978年间,香港电影届发生了一件有趣之际的事,那便是在同一时间,竟有五部改编自《红楼》的电影上映。这五部电影分别是《金玉良缘红楼梦》、《新红楼梦》、《红楼梦断》、《红楼春梦》和《红楼春上春》。

自然,以口碑而论,当首推李翰祥导演的《金玉良缘红楼梦》。较诸袁秋枫的《红楼梦》,李翰祥在1977年导演的《金玉良缘红楼梦》便要耐看的多。虽也是“调包计”的路子,却拍得有声有色,感人肺腑。

林青霞为此戏献出了自己的“第一次”反串,誓言宝玉惟妙惟肖,为日后成功扮演东方不败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至于有人说张艾嘉不算漂亮,不适合饰演黛玉,可是她身上自有一股林妹妹的气质,神似了,也就觉得是那么回事儿了。

电影还是用了李大导演所钟意的黄梅调,有两段唱词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一是紫鹃为黛玉鸣不平,一是宝玉伤痛于黛玉的魂断香销。

但是电影毕竟为时间所限,所以宁国府那边的人基本上都删掉了,而荣国府这边的元、迎、探、惜四姊妹和李纨也没有出场,另外像袭人、晴雯、雪雁等丫鬟的性格也不是很明显。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导演想在100分钟的电影里详细描摹二玉之间的爱情,影片既取名为《金玉良缘红楼梦》,想来也是要以宝、黛、钗三人之间的感情纠葛入手,来拍出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了!

金鑫《红楼春上春》

《红楼春上春》由吴思远监制、金鑫导演、张国荣领衔主演,据说这是哥哥入行的第一部电影,虽然宝玉的扮相可圈可点,然而剧本却烂到了极点。此戏的编剧与导演均为金鑫,实在令人猜不透他的出招套路。如果是想拍贾府的奢靡,绝没有必要专门拣着“黄”的地方拍,而且还添油加醋,杜撰情节;如果是想拍一部情色大戏,又何必只有几下连衣服都不脱的动作,而且稍微袒胸露乳便立马转换镜头,去拍别的情节;如果想拍喜剧,又为何桥段如此生硬,毫无乐趣,只剩低级?

黛玉葬花是因为花比自己漂亮,完全是出于妒忌的心里,要埋葬与毁灭;宝钗有狐臭,且与柳湘莲通奸,因为怕初夜之时被宝玉发现并非“原装货”,所以在下体抹朱砂以求蒙混过关,孰料阴差阳错误涂丹青,洞房花烛之时,宝玉见此种颜色错愕不已,还好宝钗情急智生,说是宝玉太过刚猛,竟将她的胆汁给捅了出来;贾政和王熙凤都是整天在花园与下人偷情的性饥渴者;刘姥姥满口村语却语带双关,句句涉“黄”。

总之,整部电影拍得不伦不类,引起骂声一片。而吴思远此后对这部戏也是讳莫如深,三缄其口,放佛竟成了人生一大耻辱似的。其实受害最深当属哥哥,甫入电影界便遭此厄运,个中辛酸实难尽述。

抛开恶俗的一面,这部戏的开篇处还是蛮有新意的。电影开始就是黛玉入贾府,焦大先是于门前阻拦,拦截不成惟有空自感叹:挺好的孩子干嘛要往火坑里面跳!这种改编,也算深得《红楼》之精髓,只是后边越拍越胡来,弄得整部戏乱七八糟。

最有意思之处还要说影片的结尾:宝玉看破红尘,出家为僧。一日,老和尚把他和其他众弟子一并叫到跟前,每人发一面小鼓放在阳物之上,然后叫来一众美艳尤物在他们面前搔首弄姿,宽衣解带,极尽挑逗之能事。因为老和尚要看看哪个弟子最有定力,谁的胯下之鼓能不发出声响,谁便是定力超凡的不世奇才,也便可继承他的衣钵。但闻鼓声不绝于耳,只有宝玉一人的小鼓无声无息。老和尚甚为满意,便欲传他衣钵。不料这时有人举手告发,老和尚仔细察看,这才发现原来宝玉的阳物已将小鼓戳破,鼓既已破,又何来声响呢?影片至此结束,只留下宝玉一个狡黠而又略带无奈的笑容。

熟悉中国古典文学的朋友都知道,这个故事原是出自《笑林广记》,本来是一则极具讽刺意味的笑话,但用到这部电影的结尾就太不合适了。试想黛玉刚刚亡故,宝玉心中伤痛,就算再无厘头也不该如此收尾啊!

牟敦芾《红楼春梦》

邵氏公司对《红楼梦》情有独钟,一拍再拍,前有袁秋枫的《红楼梦》和李翰祥的《金玉良缘红楼梦》,但是还不过瘾,于是乎换种口味,开拍《红楼春梦》。

电影上映之时,字幕上并未写出是哪位导演的作品,只是以“邵氏编导组”冠之,据传闻说,导演牟敦芾在拍戏的时候被当时的女友胡茵梦发现拍摄春宫大戏而惨遭分手,使李敖有了可乘之机,所以引为心中之痛,才不将名字打入影片之中。传闻总是有着非常浓烈的传奇色彩,且不管它是真是假,有趣却是肯定的。

比起同是色情电影的《红楼春上春》,《红楼春梦》的手法显然要高明得多,艺术得多,也忠于原著得多。整部戏,截取了原著之中四则情事,即司棋与潘又安之事、尤三姐与柳湘莲之事、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之事和贾瑞照风月宝鉴之事。剧本如此安排,即可满足观众想看风月戏的要求,又解决了宝、黛、钗三角难寻的问题,同时十分尊重原著,绝对能使“红楼迷”接受,一箭三雕,实在漂亮。

众所周知,但凡拍摄《红楼》题材,最难便在于演员的选择,直到今天,用了海选的法子,仍旧是引来骂声一片,可见观众们对宝、黛、钗等人的要求还是相当高的。《红楼春梦》很巧妙地去掉了这些少男少女,使得影片中出现的人物无非是凤姐、可卿、二姐、三姐等等,至于奸猾的贾珍、好色的贾瑞、懦弱的潘又安、风流倜傥的柳湘莲等等,邵氏片场人才辈出,成功地演绎这些角色还是不成问题。

从整体来看,这部戏无论是环境布局还是摄影手法,抑或人物动作、背景音乐都趋上乘,特别是几场床戏,色而不淫,仙气十足,可谓是风月佳品。

自然,剧中有些情节也出于自创,不过大多符合原著,便连原著中没有明写的一些情节也被导演顺着曹公的路子进行了大胆的假设,如可卿因羞愧而自缢,二姐、三姐同贾珍、贾琏、贾蓉之间的“淫乱”另有缘由,凤姐与贾蓉颇有私情等等,都很是能为“红楼迷”接受的。若干年后,央视开拍《红楼梦》,不也是这个路子吗?只不过央视正襟危坐,不便描摹,连太虚幻境、宝玉初试云雨情等关目都删掉不表,更遑论风月无边了!
2016-04-15 14:2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