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时节

by 轻轻走来


春未央,时节按部就班,我和你老生常谈
足不出户,最清晰的还是故乡和田野

莫涉及具体的人物,蓑衣被复制成古董,躲进阁楼
也不知,小嗲赊欠李家的二两锅底黑灰,死前有没有结清

留守的清叔,个子越来越矮了,近日闲赋在家,心焦得慌
婶婶倒是精神气还好,每日骑着电动车,去葡萄园打临工

祖坟上野草疯长,秋天那么远,这期间,那么多的雨,可怎么招架
渠沟里鱼虾总被外乡人惊扰,土蛙夜间呱呱叫,也总是避开人声

附庸风雅的二流诗人,下定决心,彻底改行
从孩提时代开始暗恋的那个唱大鼓姑娘,她的手艺,都培养出接班人没

田里的茨米出了钻,梦里,几回回赤脚、腿子裹着泥水被母亲追赶
栀子怀孕的样子也好看,小新娘,小嘴唇,小乳房,日子搡着搡着,花就开了

水牛失业多年,擅长躬耕的男人,如今眼花耳聋,却记得脑子里的水田
我从不和陌生人较真炊烟的去向,总有一处远方,放养着自家的羊群


http://blog.sina.com.cn/qingqingzoulai
2016-04-20 12: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