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艺术史系列微课第五讲 : 安格尔的后宫想象

by 吴琼

西方艺术史第五讲】安格尔的后宫想象

本文根据中国人民大学吴琼教授艺术史系列微课第五讲:《安格尔的后宫》的录音整理而成。

在19世纪初期拿破仑远征埃及之后东方题材的画作就在法国盛行,安格尔不是少有的以此为题材作画的人,那为什么今天我们要特别关注安格尔的东方题材作品呢?原因在于:安格尔是继大卫之后法国最著名的新古典主义画家,他是法国学院派艺术最高的裁判官,也自认为是文艺复兴传统的守护人,作为一个古典主义者,他的作品讲究秩序,追求庄严格调和高雅趣味,而东方题材是和浪漫主义紧密相连的,热衷于展现亢奋的情欲、异国情调和海市蜃楼式的幻念。所以安格尔的东方题材存在一种矛盾性,他一方面用古典主义的秩序去矫正东方主义的滥情,另一方面用东方主义的情调去调节古典主义的冷静,这种手法所产生出的暧昧在画作上留下一些褶皱,成为了那个时代的欲望的栖息之所。

一、安格尔的后宫想象系列之一——浴女

1. 安格尔年轻的时候师从大卫,在他长达十年的学徒期中,安格尔曾获得罗马大奖,其获奖作品就是下面这幅《阿克琉斯会见阿伽门农的使者》(1801)。


在这幅画中,男性身体是按照古典雕塑式的结构呈现的,值得注意的是阿克琉斯的姿态采用的是古典雕像中女性的裸体才会使用的S形。(根据古典学考据八卦指出,阿克琉斯和其好友帕特帕洛斯实际上可能是基友关系。)

2. 获得罗马大奖的安格尔得到了前往罗马学习的机会,他在意大利对拉斐尔的画一见钟情。这个公派学习的机会要求安格尔每年都提供一件作品,安格尔在1806年提供的第一幅作品就是一幅半裸的浴女像,这也是他的第一件女性人体作品。画中女性的头巾由安格尔直接引述自拉斐尔的名作《椅中圣母》,二者的区别在于安格尔从背面来呈现头巾而拉斐尔是从正面,后来头巾也成为了安格尔图像中的重要标识。


在安格尔之前的获奖作品《阿克琉斯会见阿伽门农的使者》中,对人体的表现是画作的核心所在,尤其是他着重表现出了人体的雕塑感,展现了他作为古典主义画家的出色技艺。但是在上面那幅浴女像里,在他娴熟的古典主义笔触中已经呈现出色欲化的成分——人体不再如雕塑般冷静僵硬,她是温暖柔软的,画作的叙述性情节也不复存在,这使观看变成了直接的(不用了解画作所描述的故事就可以进行观看),与此同时,画作的背景也不再作为叙事的舞台用来支撑前景,所以我们只看见画布本身的平面性。

3.浴女的前身像和半身像

上一幅图中,我们是通过浴女的回眸和神情被暗示了还有一个正在观看的视觉在场。瓦平松浴女坐在床沿上休息,她不再是转向观者,而是看着床的另一边,构建了一个不同于前者的视觉情境——她对背后观者的凝视毫无觉察,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但其背部躯干的展示性以及空间的密闭性都预设着观者的位置并没有被取消。不过,这种色欲化的倾向因为安格尔古典主义的笔触而得到了抑制,浴女全身的线条优美流畅,且没有任何欲望的外露,左侧背景处的褶皱和暗影与人体以其四周散发出的柔和效果在构图上形成了繁复和简单的对比,同时躯体和床单在色彩上形成了冷暖色调的对比,这一切都将古典主义的技法展现得淋漓尽致。

4.在官方沙龙获得成功之后,安格尔接到大量来自委托人的订单,为了完成订单,安格尔先后于1826年和1828年复制了两幅瓦平松浴女,后来又在19世纪60年代用水彩画复制了一份,这三幅复制作品因为尺寸较小被称为“小浴女”。




在“小浴女”中,瓦平松浴女被复制在画面的前景,同时安格尔也对原作进行了一系列修改,他开始呈现一群浴女,并且改变了内景的设置——相比于原作抽象的、对地域文化没有明显暗示的背景,“小浴女”中整个场景就明显是东方化的。也就是说画作呈现的背景空间从抽象走向具象,并且不断被东方化 。

5.在前面提到的第三幅复制品中,安格尔引述了自己在浴女题材上的巅峰之作《土耳其浴室》。《土耳其浴室》(1840年代后期)是受到那不勒斯王子的委托所作,但是第一个收到作品的是人却是王妃,王妃觉得整幅画面太过情色所以要求安格尔进行修改,安格尔所进行的改动就是把画的方框改成圆形,结果反而使画作更加情色,这个改动使得对浴女的展示性呈现彻底变成了窥视性的。


按照安格尔自己的描述,他受到了蒙塔古夫人书信集的影响。蒙塔古夫人是一个英国贵族,她曾在8世纪初期随其大使丈夫出行土耳其,并将自己在土耳其的所见所闻记述下来,其中就包括令她感到大为震惊的、妇女在里面赤裸相对的土耳其浴室。

我们可以看到,这幅画中的十几个浴女姿态各异,其中背景处的两个浴女和前景中的瓦平松浴女三人构成一个倒置的三角,瓦平松浴女位于光线最明亮的位置,与背景出的浴女形成了一个由明到暗的过渡,由此界定出一个空间的深度,结合着圆形的画框,把场景建构在一个窥视性的视觉结构里。

从上述一系列浴女题材的作品中我们不难发现,虽然安格尔的一系列浴女图像都保留有相同的元素,比如拉斐尔的头巾,背对观者的浴女背部等等,但是从画面整体来看,安格尔的浴女图已经从古典主义的探索转变成了东方化的场景再现。

安格尔的后宫想象之二——宫娥系列

不同与浴女系列中存在一个走向东方化的过程,这个系列从一开始就是东方化的,安格尔已经完成了从古典主义展示性的描绘向殖民凝视的转移。




其中最著名的作品《大宫娥》的委托人是拿破仑的妹妹(同时也是那不勒斯王妃)卡罗琳•波拿巴 。当时很多女性活跃在上流社会,在政客军人贵族文人之间交际甚广,她们为了使自己扬名也成为了艺术委托人,所以当时出现了很多女委托人。女委托人之间还存在相互攀比的现象,当时有两幅著名的由女委托人委托的作品,一个是大卫于1800年所作的《雷卡米埃夫人像》,另一个是意大利雕塑家卡洛瓦创作的雕塑《扮成胜利女神维纳斯的鲍琳娜•波尔盖》,卡罗琳想对这两幅作品进行一种仿效,所以《大宫娥》最终是这二者的合成——雷卡米埃的侧身和鲍琳娜的裸体的合成。

《大宫娥》的古典主义结构主要体现在以下三点:

1.线条:从腰部和大腿到乳房再到头巾,大宫娥全身布满了相互呼应的曲线,她伸展的右臂右腿和蜷缩的左臂左腿形成了反向的线条运动 。如果我们从左往右看,她身体的曲线和帷幔的褶皱形成了平行的线条运动,并对画面起一个主导作用。总而言之,整幅画是古典主义理想线条的集中演练。

2.色彩:我们沿着人体脊柱看,就会发现宫娥躯体表面的玫瑰色扩散弥漫直至她的脸部。蓝色帷幔自上而下倾泻,从右向左一直延,到画面的左侧边缘。人体的黄色和帷幔的蓝色成为色彩的主导,白色、红色的彩色碎片跳跃于其间,整幅画的视觉效果既丰富又协调。

3.画面配置:在宫娥的四周是物的堆积 ——阿拉伯水烟袋、 羽毛扇、床上的纱巾、披肩、头饰等等。安格尔对这些物品进行了写实主义风格的描绘,但是对人体只用抽象的线条进行展现,用简约的手法勾画出一个毫无遮盖的自足的在场,这个在场是被隔离的,被展示的,她的存在仅仅只是为了被观看。她神情冷淡,身体并没有发出诱惑的信号,好像永远不会从封闭的空间走出来,换句话说,她是作为一个纯粹的理智直观的美的对象而存在。这一点就体现了一种东方主义的意识形态 ——暗示了特定的色欲化的内涵,一切都让人联想到东方性奴、东方性幻想等内容,东方想象被缝合到一个古典主义画作中,使画作变成了一个生产殖民凝视的机器。
这里必须要对其中的物品进行一下说明, 东方题材画作中三个基本不变的元素——浴女、水烟袋和羽毛扇都跟西方世界对东方后宫的色欲化想象分不开,这种想象的基调是慵懒、情色、奢靡、无聊和颓废的。这种东方想象在这个时候不是第一次出现,早在孟德斯鸠 《波斯人札记》中就记述了对东方后宫的描述 ,但是这些元素作为东方想象中的传统素材被一些学者指为仅仅是想象而已,因为西方男人根本无法进入阿拉伯女人的世界,但也有观点指出水烟袋是产生性幻想的工具,羽毛是撩拨性欲的工具,一切都与情欲内容分不开。



时间到了19世纪40年代,安格尔的一些作品存在着一种彻头彻尾的(甚至有些刻板化的)东方主义, 比如以下同属一个主题的两件作品,虽然背景略有不同,但展现的都是纯粹的东方情调。这两幅作品引述的是他的师兄吉罗代的神话题材作品,讲述了月亮女神爱上性冷淡的美少年的故事,相比于原作中沐浴在月光下的被观看的情人身体是沉浸在爱中的,是无欲望的,安格尔所塑造的身体基本上是色欲化的。

安格尔的后宫想象之三——《安提克和斯托拉托尼斯》

我们知道安格尔在1824年回到巴黎后大受欢迎,他在1830年代接到了当时法国国王菲利普一世的儿子的委托,这个委托是要求他和来自德拉克洛瓦阵营的另一位画家德拉罗什根据同一题材分别作画, 这个题材就是安提克和斯特拉托尼斯的故事。安格尔于1834年完成初稿,但是他对画作并不满意,于1840年重新画了一幅作品。




这个故事是关于安提克爱上他的继母斯特拉托尼斯,安提克十分痛苦想要自杀,安提克的父亲发现了儿子的萎靡不振,请来宫廷御医给安提克看病,御医觉察到了病因,但是不清楚安提克爱恋的对象到底是谁,但是他发现在斯特拉托尼斯探望安提克时,安提克情绪反应十分异常,从而就得知了事情的真相。这个畸恋故事最后的结局是知晓真相的父亲把妻子送给了儿子做王妃。

长久以来这个故事都激发着艺术家们的想象,安格尔的老师大卫正是因为这个题材的作品于1774年获得罗马大奖。之后大卫的学生们为了向老师致意,也多次画过这个题材。安格尔的这次创作中就有对大卫前作的引述,他们展现的都是斯特拉托尼斯来探望安提克时御医发现真相的场景。但是在大卫的作品中强调的是御医对真相的指认,安格尔突出的则是真相出现后的伦理困境 ——他细致地描绘了在场所有人物的动作和神情,展现了他们复杂的心境。正如弗洛伊德所说的,艺术是以一种合法的形式表达一种不合法的欲望的手段。这个题材是关于受到压抑的隐秘之爱,关于欲望的越界和对欲望的恐惧,安格尔通过对伦理维度的强调来削弱色欲化的成分,这一点充分显示出安格尔的矛盾性,显示出他是如何在对东方想象的满足和古典主义技法中寻找一个平衡点的。



=======
2016-11-01 02: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