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戒

by 虔谦

九级大火终于被扑灭了。现场一片废墟,被熏过的空气让人窒息。

  伊莲娜丈夫埃迪·伍兹的尸体被人抬了过来。埃迪因为被困在地下室的火海里而丧生。

  伊莲娜的颧骨很高,平时她就不常笑,这时更显得冷峭。硝烟在她身后飘。

  周围的人低头不语。

  伊莲娜的眼光在埃迪被烧伤了的脸上只停留很短的时间,很快,什么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埃迪左手的无名指。那无名指上曾经片刻不离的结婚戒指不见了!

  “埃迪的戒指怎么不见了?”伊莲娜问埃迪的消防员同事理查德。

  “咦,是啊,奇怪,我从没见他摘过戒指!”理查德记得埃迪和他说过,他妻子如何漂亮,他如何好运幸福。有一次,几个男人谈起婚姻,埃迪低头看了看戒指,“我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伊莲娜。”他说。

  “请你们帮我找找,我需要那个戒指!”伊莲娜急求道。

  “放心吧,伍兹太太,我们一定把戒指给您找到!”埃迪为救火殉职,伊莲娜一夜之间成了寡妇。这事没得商量,无论如何也得把戒指给找到了!

  理查德招呼几个同事,重新进入被烧得七零八落的危房。

  “喂,你们干什么?”理查德的上司追过来高声问道。

  “进去找埃迪的结婚戒指!”

  如果是为了任何其他事情,上司都定会阻拦。但是看着埃迪硬邦邦躺在那里,身边站着寡妇伍兹太太,上司横不下心来阻拦,只好喊道:“你们要特别小心!”

  现场十分零乱,许多地方覆盖着烟灰。理查德和几位消防队员一直和埃迪一起救火,他们极力跟踪寻迹,判断戒指可能失落何处。两个小时过去了,安全起见,上司终于通过手机勒令他们马上离开危险的废屋。就在他们出来前,年纪最小的琼恩叫了起来:“我的天哪,在这里!”

  几个人过去一看,果然,一根烧焦的柱子底下,一个圆圆的金戒指完好无损闪着光!几张蓬头垢面的黝黑脸庞绽出了笑。

  “伍兹太太,找到了,我们找到埃迪的婚戒了!”理查德顾不得手上淌着血——找戒指的时候挂的彩——也忘了几天来的极度劳累,高声喊了起来。他欣慰,他高兴,在不幸的灾难面前,他终于为死难的同事做了一件好事,为死难同事的妻子带来一丝快乐。

  伊莲娜从理查德手里接过婚戒,眼里掠过一道光。她把戒指往自己无名指里套,那戒指在她纤细的手指上显得很宽大。片刻之后,伊莲娜把戒指拔出来,突然脸朝上,爆出一串惨笑。“你这不会说话的圈圈,你自由了,我也一样!

文/虔谦
《侨报》副刊
2017-01-02 16: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