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元公拒媒

by 赵燮雨

状元公拒媒——这一小戏剧本来自编剧原创大戏《肝胆皆冰雪》。

出场人物:
曹泳,秦桧亲家,副主考,张孝祥房师大人
张孝祥,字安国,号于湖居士,宋高宗绍兴二十四年状元
曹蕙兰,曹泳女儿,杭城才女,待字闺中
曹府丫环
汤思退,主考官,张孝祥恩师大人

场景:曹泳府内小花厅
时间:新科状元张孝祥拜见房师大人之日
〔大幕拉开。
〔曹泳在场上来回搓手踱步。
曹泳:殿试万岁爷亲点张孝祥为状元!真是想不到啊想不到,秦相爷的孙子落了空!(接唱)
“榜眼”拔擢状元,
文魁星会得开玩笑;
“冠军”跌到“季军”,
文昌君临场来个颠颠倒。(幕后合唱:哎,来了一个颠颠倒!)
那秦埙眼泪鼻涕会哭闹,
亲家母破口大骂撒泼刁,
老相爷气得发昏胡子翘,(幕后合唱:撒泼刁来胡子翘!)
赶紧安抚想门道,
一计不成生二计,
谁不夸我主意高!
(接白)倒不如乘机把新科状元招为东床快婿,张家曹家秦家来一个连环亲拉上关系。相爷首肯,已经请来了主考汤退之汤大人为媒。就净等着张孝祥他来上门答谢我这个房师大人喽。
幕内:新科状元张大人到!
〔张孝祥上场,曹泳迎上前来。
曹泳:啊呀呀,状元公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张孝祥:房师大人说哪里话来,学生特来拜谢荐卷拔擢之恩。请大人上座,受学生一拜。
曹泳:哦,哦,这礼不可废,还得照孔老夫子的办。
〔曹泳端坐,张孝祥致礼。
张孝祥:房师大人在上,受学生大礼参拜。
曹泳:状元公请起,状元公请起。
〔参拜毕,曹泳下座扶起张孝祥后对幕后吩咐丫环。
曹泳:来啊, 给状元公上茶!
〔曹府丫环上场奉茶。
张孝祥:可否请师母出来,学生理当大礼参拜。
曹泳:哦,哦,你师母身子不爽,改日吧,改日。
张孝祥:既然如此,恕门生失礼,改日参拜。
曹泳:(对丫环)夫人身子不适,去请小姐出来相陪。
丫环:是。
〔曹府丫环下场。
张孝祥:这,这,内外有别,恕学生告退。
曹泳:唉,你们乃是师兄妹,本当不该拘礼。何况是代母设宴会客!蕙兰女儿她在临安也算小有才名,正好向你这位状元师兄讨教讨教。
张孝祥:这,这——。
曹泳:状元公岂不闻“长者赐不敢辞”?
张孝祥: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
〔丫环前导,曹蕙兰上场。
曹蕙兰(念):
来会蟾宫折桂客,
应是月殿掌钥人。
曹泳:啊,儿啊,快来见过你的师兄新科状元张孝祥。
曹蕙兰:小妹曹蕙兰拜见师兄。
张孝祥:啊,不敢当,不敢当。这厢有礼了。
〔丫环安排席面。
曹泳:蕙兰,记得你是代你母亲设此小宴款待状元公,可要用心伺候。
曹蕙兰:是。
〔曹泳准备下场,张孝祥也准备尾随离开,被曹泳拦住只得安坐。曹泳下场。
曹蕙兰:(对丫环)下去吧,这里有我。
丫环:是。
〔丫环下场。
曹蕙兰:师兄,奉母亲之命略备水酒以表贺意。
张孝祥:(起立)多谢师母大人。(复又坐下)
〔曹蕙兰斟酒。
曹蕙兰唱:
金樽一盏双手捧,
美酒奉与状元公。
师兄啊,我代老父来敬酒,
但愿你鹏程万里上九重!
张孝祥:(起立)请小姐安放桌面之上,待学生自来取饮。
〔曹蕙兰将酒放在张孝祥面前。张孝祥取而饮之。
张孝祥:多谢房师大人。(复又坐下)
〔曹蕙兰斟酒。
曹蕙兰唱:
金樽二盏亲手捧,
美酒奉与状元公。
师兄啊,我代老母来敬酒,
但愿你心想事成乐融融!
张孝祥:(起立)哦,这个,哦,也请小姐安放桌面之上,待学生自来取饮。
〔曹蕙兰将酒放在张孝祥面前。张孝祥取而饮之。
张孝祥:多谢师母大人。(复又坐下)
〔曹蕙兰斟酒。
曹蕙兰唱:
金樽三盏玉手捧,
美酒奉与状元公。
师兄啊,小妹亲自来敬酒,
但愿你,(迟疑)但愿你,(低声)你千里姻缘瑶台逢!
〔曹蕙兰将酒放在张孝祥面前,掩面羞涩地退回原座。张孝祥取而饮之。
张孝祥:多谢小姐。酒过三巡,还望请出房师大人,待学生当面谢过即行告退。
曹蕙兰:啊,师兄,小妹还有文字动问。 状元公高才,请不吝赐教。
张孝祥:请教了。
曹蕙兰:有两个上联求对,其一,(念)因荷而得藕,
张孝祥:(念)有杏不需梅。
(背白)真是怪哉,她,她怎么出这样一个上联?!我,我又怎么会不假思索对那样一个下联?!
曹蕙兰:其二,(念)无山得似巫山好,
张孝祥:(念)何水能如河水清!(起立背唱)
啊呀,何水能如河水清,
清非浊来浊非清。
心头清浊要分明,
纵然是三杯落肚忠奸也要辨得清!
(接白)三杯落肚,实在不胜酒量。请代为在曹大人面前致意,就此告退!(拂袖)
曹蕙兰:(欲加阻拦又举步不前)怎么?你要走了,你真的要走了?!(对幕后)爹爹,噢,父亲大人,你快来啊,师兄他要走了!
〔汤思退上场。
汤思退:(对曹蕙兰)蕙兰侄女请自便。
〔曹蕙兰对汤思退张孝祥致礼后下场。
张孝祥:原来恩师大人在此,门生这厢有礼。
汤思退:来来来,不要急着走嘛。坐下来,我还有话对你说。
〔两人安坐。
张孝祥:请恩师大人吩咐。
汤思退:贤契今年贵庚几何?
张孝祥:履历写明,今年虚度二十二岁。
汤思退:哦,可曾娶妻?
张孝祥:并不曾娶妻。
汤思退:尊翁可曾替你定下亲事?
张孝祥:也不曾有。
汤思退唱:
妙啊,常言道大登科后小登科,
洞房花烛只待金榜题名后。
你那房师师母欲招东床婿,
选中你新科状元拔头筹。
为师我愿做大媒充月老,
这个面子嘛,贤契你总得给我留!
张孝祥:(起立)啊呀,恩师大人哪,(接唱)
恩师有命当应承,(汤思退插白:这就好了,被张孝祥打断,夹白)不, 不, 不可啊,(接唱)
只此一件,不能不能万不能。
汤思退唱:
蕙兰小姐貌如花,
张孝祥唱:
就是天仙下凡也不成!
汤思退唱:
腹有诗书气自华,
张孝祥唱:
哪怕是蔡琰班昭无缘分!
汤思退唱:
若说是曹张两家联了姻,
你就和丞相府第攀上亲戚成了一家人!
张孝祥唱:
恩师大人休责怪,
怪我不识好歹千不肯来万不肯!
我缘何一口回绝您大媒,
就因为曹秦两家一根藤!
(接白)恕不从命,学生告退!
〔张孝祥致礼后迅即下场。
汤思退:这,这,这——。(对幕后)啊呀,曹大人,曹大人!
〔曹泳上场。
汤思退:曹大人,这可怪不得我了。
曹泳:可气啊可恼,(念)多情却被无情抛,
汤思退:正是哦真是,(念)有心争如无心好。(对曹泳)曹大人,告辞!
曹泳:不送。
〔汤思退掉头就走。
〔大幕合拢。
〔剧终。
2017-01-03 19:5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