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吾城 2

by 湘平

六七年前游览伦敦和巴黎,开游的第一天,我参加了由导游带领的免费城区步行游(只须付小费)。我非常喜欢那种游法,它对了解一个城市的历史与现状有提纲挈领的作用。

周末在城里逛。当我在自己居住的城市,见到穿着标记性的,有着“I’m Free Walking Tours”字样的淡绿色丅衫(OZ绿)的导游,正带着一群游客穿街过巷,我还是很惊喜。

听说三年前这一活动在此地刚刚起步,但如今的规模与安排,效率和质量,不亚于我在欧洲大都市所见所历,甚至更好。城区步行游的集合地点在城中心的州立图书馆前,每天上下午各一次,每次历时约三小时。

我参加的这个团体,游客来自世界各地。导游Ben是一个高个俊朗活力四射的大小伙子,口齿伶俐知识丰富幽默诙谐。经他一介绍,各个管所楼台的建筑,街边公园里的雕塑,都有了生命和故事;历史上的人和物,穿越时光隧道,在眼前栩栩如生。

州立图书馆

州立图书馆正前方的塑像,就是这个城市文化教育的先驱Sir Redmond Barry,他在1854年创建了这座图书馆和墨尔本大学。同时,他也是地方最高法院的法官。图书馆的大楼最初由当地的建筑师Joseph Reed中标而设计,这个城市的好几个标记性建筑包括政府大厅和皇家展览大厦都是出自他的手笔。一百多年来图书馆几经扩建,才有了今天的规模。

后来我常常流连于这个图书馆。在高耸方正的大厅后面,是一个巨型八边(角)形的阅览大厅,大厅里的桌子也摆放成八角放射状,与四五层楼高的透明拱形顶的形状设计相对应。周边的一层层为一圈圈展廊,展示了这个图书馆的建筑史,这个城市的发展史,和许多美术艺术作品。

监狱传奇

离开图书馆,步行大约五分钟之后的第一个停留点,居然是位于闹市中心的大名显赫的老监狱。老监狱建于1841年,有着如城堡一样黑黄而厚实的石墙,上下两层,墙上开着一排排狭小的窗户,它是本城最老的建筑之一,现在成了一个展览馆。1842至1929年,这里不但关押犯人,还执行绞刑,八十多年间共处死133人。后来由于一名无辜者的误判误杀,引起执法者的重新考虑,最终导致澳大利亚废除了死刑。

几年前来此游玩时,曾被一位朋友拽进去,参观见识过铁窗内的设置,包括仍然展示着的绞刑架。现在有一队人正在监狱外排队,据工作人员说,化二十刀就可以体验四十五分钟的监狱生活,穿囚服,蹲囚室,当然,除了上绞刑架。我还没有机会见识现代的监狱,据说这里的监狱非常人性,除了自由,什么都不缺。

Ben还绘声绘色地向大家介绍了一个此地历史上最有名的犯人,那是一个代代相传脍炙人口的“监狱传奇”,一直被记载在《百科全书》,陈列在图书馆展廊。那是1878年,森林守护员Ned Kelly及其家人因故与警察发生冲突,遭到警察追捕。据说Kelly设计制造了一种保护全身的盔甲,让自己刀枪不入,却前后杀死了三名警察。Kelly于1880年被抓获,最终以谋杀罪被判处绞刑,其年二十五岁。

当殖民地大法官Redmond Barry(就是前面所述那位州立图书馆和墨尔本大学的创始人)宣布这一判决后,并为其祷告“May God have mercy on your soul”,Kelly平静地回答, “加上一句,我将会在那里见到你 (say I will see you there when I go) 。” 离奇的是,大法官Redmond果然在Kelly绞刑后的第十二天暴病死亡。据说,面对绞刑架,Kelly的最后一句话是“这就是人生啊(This is life)。” 有趣的是,Kelly的大幅照片,他的遗物,甚至绞刑时戴的面罩,都保存在州立图书馆,展示至今。罪犯Kelly成了世世代代老百姓心目中敢于对抗权威的英雄,才有了这个传奇故事在官方和民间的世代流传。

888运动

在Russell街的北尽头,一个高耸的纪念碑顶上有金光灿灿的“888”字牌,碑文为“纪念1856年维多利亚州开创的八小时运动(To commemorate the 8 hours movement initiated in Victoria 1856)”。和早期世界各国的劳工阶层一样,澳洲历史上,工人每天必须工作十几个小时,每周达百余小时。1856年,维州工人联合起来,在世界上首次(哈,谁都在乎“第一”和“最”呢)提出“八小时工作,八小时休息,八小时娱乐”的口号,称之为“八小时运动”。工人们举着“888”的横幅示威抗争,最终取得了胜利,达到了目的,并得到了立法的保证。这个纪念碑建立于1903,街对面就是本州的总工会大楼。

淘金热与中国城

随即,我们就近到达城区北沿的皇家展览公园,这里有本城,也是澳洲史上最值得骄傲最有历史意义的伟岸建筑——皇家展览大厦(前文已有介绍)。她与这个国家与维州的政治文化的创建和发展紧密相连,现在成为澳洲第一个世界文化遗产。然后前往国会大厦,财金大厦,本城的第一家剧院等等。

在去往 “中国城”的路上,Ben向我们介绍,本城历史上曾经号称“新金山”,遥对太平洋彼岸的 “旧金山”。

这个城市,始于1835年英国殖民者开发的一个农庄,由当时的英国首相命名为“墨尔本”(Melbourne),当时人口不足两百人。继美国旧金山始于1848年的淘金热,三年之后的1851年,在当今的墨尔本西北部一带发现了金矿。瞬时间,世人都将目光转向这里,各族人民包括华人都蜂涌向这片土地,三个月之间当地人口由二万多增至四万余人,三年后更增至十二万多人。而且,当地居民中各行各业的人们也弃去原先的工作,汽车司机,机械工人,甚至律师,警察等,统统奔金矿而去,成为淘金工人。据说,全城的警察由原先的四十名,跑得只剩下两名,政府只好将刚出獄的犯人招来填补警察空缺。当然,那时万人空巷,犯罪率骤减。与其抢银行,不如捡黄金去!

那时那里真是遍地黄金,最初人们只需要用簸箕在地面上捡金块,然后用水淘洗使之与泥沙分离。然后,一步步开采至地表层,至地底下。在最鼎盛的1856年,年产黄金总量达到95吨,即每天产金260公斤。淘金热持续了约十年,方才慢慢冷却。至1896年的近半个世纪中,这个地区的黄金总产量达到1898吨。那个时代的墨尔本成为世界上的首富城市(也有说居全球第五,英联邦区域第一。哈哈,我们祖上也曾大福大贵过!)。

淘金热带来的暴富,极大推动了本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的全面发展。为了方便管理,肥水不流外人田,1851年经英国王批准的维多利亚州宣告建立,从此脱离了原本新兰维尔市州的管辖。据载,1880s年代由维州进贡到君主国大英帝国的黃金,使英国不但得以还清所有的外债,还奠定了它后来半个世纪经济大发展的基础。财大气粗的维州接二连三在本城建起了气势宏伟精美堂皇的州政府大厅,财政大厅,展览大厦等等。我曾经参观过立于老国会大厦一侧的老财经大厦,它的极为坚固的底层就是当年的本州黄金收购储存和交易的中心。墨市的许多历史性,地标性建筑也在那一阶段建成。

那年头,东南沿海一带的中国人争先恐后涌向美国的“旧金山”,也蜂拥到墨尔本的“新金山”。来这里的华人主要从事三类工作:做农民,淘金工人和小商人。墨市的中国城也在1850s的淘金浪潮中应运而生。中国歺馆给兜里揣着金块的淘金者提供食宿,小店铺则提供包括淘金工具与装备等各类杂货。这对当年的淘金活动和城市发展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今天的中国城位于墨市中心东西走向的Little Bourke St, 贯通几条主要街道,几乎占半个城区的长度。街头有醒目的中国城标示,两端是鲜亮的中国特色牌楼,不宽的街道两侧布满商店歺馆。每年春节期间,喜庆的中英文彩旗在全城招展,包括舞狮舞龙在内的盛大隆重庆祝活动并不局限于中国城。在“澳华历史展览馆”,我们见到一条百米巨龙,据说是现今世界上最大的龙。全球最大的龙舟赛事也每年在这里举行。

导游骄傲地对大家宣称,墨市的中国城是继旧金山之后,全球第二个历史最悠久的中国城(Chinatown)。然而,旧金山的中国城毁于1906年的地震,尔后再重建,因此我们这儿的中国城已经跃居全球首位,成为最老资格啦。这里每天食客济济。一个曾居住欧洲的西人同事说,她喜欢澳洲的中歺馆远胜过欧洲各大城市的。

作为这个城市的华人新居民,我当然很享受这美言美食加美酒。


http://xiang-ping.hxwk.org/
2017-02-08 15:5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