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香膏(Balm in Snow Midnight)──To Ray

by xw

又漫天大雪
窝身暖暖的地下室
为一首赞美诗
“基列香膏”
作最后和声调理

元宵节闹晚了
连夜加工、凌晨
礼拜可能延迟…取消
顶窗雪埋深

我想到一月初
暴雪,机、车受困
孩子要返校
头一回独自乘列
感到心灰意冷

一程专人送
专人陪,接车有麻烦
亲属巴哈马未返?
就近同学不堪

朋友?…只好找瑞
──孩子寄校"宿主家"
半年来已多扰
三十多迈,七十岁
心底内疚惭愧!

瑞没手机,座机
满答应。一东部大雪…
一路车南行…
一日焦牵挂虑…

"车迟十一点半到
十二点一刻送达校舍"
瑞干儿史蒂文电话
心头石落~父子~
午夜欣然回车

2/12/17

===
小诗一记孩子的hosting family,也是感恩Ray,Steve
雪夜接送孩子返校,让我有Balm in Gilead中的香膏之
愧叹!
2017-02-12 23:3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