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华盛顿鲜为人知的人生故事(三)

by 钱绛

乔治•华盛顿鲜为人知的人生故事(三)

效忠皇军功成名就,荣归故里喜结良缘

Portrait of George Washington by Charles Willson Peale, 1772

“法兰西与印第安战争”(French and Indian War)爆发前夕,初出茅庐的华盛顿担任过英国陆军军官。1754年春夏之交,为了对付法军因先前华盛顿挑唆的“朱门威尔格兰” (Jumonville’s Glen)之挑衅性血案前来复仇,弗吉尼亚民兵部队在宾夕法尼亚西部筑起一座名为“必要堡” (Fort Necessity)的军事基地。不幸,短短一个月之后,主要由于华盛顿战略部署上的失误,“必要堡垒”失陷,华盛顿举兵向法加联军投降。有些人认为这其实是“法印战争”真正的开始,虽然英国直到1756年才正式宣战。
1755年,华盛顿作为英国将军爱德华•布拉多克(British General Edward Braddock)手下的一名年轻气盛的军官,屡次企图从法国人手中夺回俄亥俄区域的战略要地,但惨遭挫败。尽管失利,他由于在战斗中英勇干练,荣升为上校,并被任命为统领弗吉尼亚所有军队的元帅。1758年,华盛顿参加了“法印战争”中转变风向的“福布斯远征”(Forbes Expedition),终于占领了觊觎已久的法国在美加边区的军事重镇“杜肯堡”( Fort Duquesne),从而为匹兹堡的建立奠定了基础。

1758年底,华盛顿辞去军职,返回弗吉尼亚故乡,并马上在1759年1月6日与相恋不到10个月的玛莎•丹德里奇•卡斯蒂斯(Martha Dandridge Custis)结婚,喜事在新娘位于新肯特郡(New Kent County)的家里办的,这时离她的前夫去世不足18个月。玛莎是一个相当有钱能干的寡妇,立刻把夫婿的经济和社会地位都大大挺上了锦绣前程。婚后他们俩没再生子,但齐心合力抚养她带过来的两个孩子: 约翰•帕克•卡斯蒂斯(John Parke Custis)和玛莎•帕克•卡斯蒂斯(Martha Parke Custis)。后来,两口子又把玛莎的一对孙儿女:埃莉诺•帕克•卡斯蒂斯(Eleanor Parke Custis)和乔治•华盛顿•帕克•卡斯蒂斯 (George Washington Parke Custis)养育成人。

At the end of 1758, Washington resigned his military commission. On January 6, 1759, less than ten months after their initial meeting and less than eighteen months after her husband’s death, Martha Dandridge Custis married George Washington at her home in New Kent County.

患难与共革命夫妻,当之无愧国父国母

Martha Washington

1731年6月2日,距离殖民地首府威廉斯堡(Williamsburg )大约35英里的弗吉尼亚州新肯特郡(New Kent County, Virginia)中,板栗林(Chestnut Grove)庄园主夫妇约翰•丹德里奇 (John Dandridge) 和弗朗西斯•琼斯(Frances Jones),欢天喜地迎来了他们的长女玛莎。以后他们还会陆续再添七个子女,但头生的总是稀奇宝贝,他们发誓要给公主全世界最美好的,不料真心想事成了,这过程从心理学角度上很值得望女成凤的家长们好好推敲研究。

玛莎比乔治•华盛顿大8个月,不像同时代没有文化的广大弗吉尼亚女性,玛莎从小就诗书皆通,善读能写,而且阅读给她非同寻常的整个人生,都带来无穷的快感和安慰。她通过圣经和其它宗教文学来树立自身道德信仰和熏陶贞操,也用小说和杂志娱乐开眼,更爱常常勤写书信,她幸存的书信集被“佛农山庄图书馆”(Mount Vernon library)留存珍藏。

成年后的玛莎身高约5英尺,属于早期美国殖民时期一般女性约5’2“的平均高度,被形容成具有活泼个性的一个可爱、漂亮女人,不仅迷人、真诚、热情,并富有典雅娴熟的社交能力,而且意志坚强,独立自信,聪明贤惠,令人钦佩尊敬。这些特性使她能够克服重重难关,开拓自己的人生道路。

殖民时期的弗吉尼亚,像玛莎同类社会阶层的大多数女性,是通过亲朋好友、教会礼拜、法院庭审,或街坊舞会,来遇见和相识未来可能的终身伴侣。传统认为,玛莎是在当地的圣公会教堂(Anglican church)结识其第一任丈夫丹尼尔•帕克•卡斯蒂斯(Daniel Parke Custis)。

快靠四十岁时,丹尼尔•卡斯蒂斯开始追求玛莎•丹德里奇。他住在自己拥有的白宫 (White House) 种植园,离Pamunkey河下游丹德里奇家(Dandridges)4英里远。可是,卡斯蒂斯有个专横跋扈的父亲,曾坏了不少丹尼尔先前想成婚的好事,致使他金屋无娇。当儿子对玛莎有兴趣的流言蜚语飘进他耳朵里时,约翰•卡斯蒂斯四世(John Custis IV)起初照样反对。他坚持认为,丹德里奇家缺乏足够的财富和档次,不配与他家攀亲,还威胁要剥夺他儿子的继承权。

可怜独守空房的大龄汉子那个苦恼无奈,一般弗吉尼亚男人最迟27岁就讨上第一门媳妇了。好事多磨,他在耐着性子等待老爸批准合适人选的同时,也为自己和将来的妻室后代搞定了厚实的财产保证。1750年5月15日,38岁的丹尼尔•卡斯蒂斯终于如愿以偿,迎娶了比他小近二十岁的妙龄玛莎新娘。然而,他们来之不易的婚姻,因丹尼尔•卡斯蒂斯在1757年7月8日不幸撒手人寰,可惜仅维持了七年。

玛莎与卡斯蒂斯生下了四个孩子,但都先她去世。第一个是儿子,生于1751年11月19日,名叫丹尼尔•帕克•卡斯蒂斯(Daniel Parke Custis);之后,女儿弗朗西丝•帕克•卡斯蒂斯 (Frances Parke Custis) 于 1753年4月出世。虽然名字看上去都是按照家族传统习惯而起的,但孩子们的太爷曾严格规定过财产继承权的条件,唯有冠以“帕克” (Parke) 之名的孩子,才能指望获得家族遗产的分摊。

The Custis Children

尽管他们过的是丰衣足食的优裕特权生活,两个头生儿女却都没活过五岁,原因在于,那个殖民时代,童年是最脆弱的容易感染疾病以致夭折丧命时期,此时出生的孩子存活到20岁的比例只有60%左右。1754年丹尼尔可能因疟疾而死; 弗朗西斯在1757年也走了。

后来,玛莎与卡斯蒂斯有了另外两个孩子:小名叫“杰克”的儿子约翰•帕克•卡斯蒂斯 (“Jacky” John Parke Custis) 生于1754年,两年后又生了昵称“帕齐”的女儿玛莎•帕克•卡斯蒂斯 (“Patsy” Martha Parke Custis) ,他们成了玛莎母亲个人生活的中心。可是,终究力不从心,悲剧周而复始。帕齐的癫痫症反复发作,且日益严重,1773年6月19日,经过一番强烈挣扎后,才17岁的花季女孩终于告别人世。1781年11月5日,革命胜利曙光即将普照大地,玛莎剩下的唯一孩子,刚满27岁的约翰•帕克•卡斯蒂斯,也在军中染上疾病不治身亡。

可想而知,虽然年轻貌美,乐观顽强,但接连丧夫失子和不断披麻戴孝,对玛莎一生所造成的严重打击痛苦。然而,此时可能比她生命中的任何其它站点,都更能让她享受选择自己命运的自由。她只有二十六岁,拥有近300名奴隶以及17500多英亩土地,价值超过£40,000。

乔治和玛莎一见钟情,彼此吸引欣赏,爱情火花一触即发。玛莎当然非常出色,既富有魅力又家财万贯;但乔治也没话说,6英尺2英寸的高大魁梧身材,使他显出名闻遐迩少帅将才得天独厚的英俊挺拔。此外,继同父异母的哥哥劳伦斯及其女儿莎拉在1752年和1754年分别去世之后,华盛顿刚刚继承了“佛农山庄”(Mount Vernon estate)这片肥沃的遗产。

然而,美国原始第一家庭的素质,并不是从丰丰富富的甜水里泡出来的,而是硝烟滚滚的艰苦岁月中锻炼培养起来的。华盛顿领导的独立革命爆发以来,玛莎自始至终是乔治的坚强后盾,不仅主动承担起后勤支援工作,还每个冬季都住到军营里陪丈夫同甘苦共患难,洗涤缝补做饭,帮助照顾营中驻军的起居。1775年华盛顿告别“佛农山庄”后,一去就是六年以上不得归家;每年,当漫长的冬季使战斗处于停滞状态之际,华将军总会请求玛莎夫人来冬营聚会,陪伴他一起生活。整个革命战争期间,不知有多少士兵穿上了将军夫人亲手缝制的棉袜。

每次,她都不辞辛苦长途跋涉去与郎君相会,无论营地是在剑桥(Cambridge)、福吉谷(Valley Forge)、费城(Philadelphia)、莫里斯敦(Morristown)、纽堡(Newburgh),或其他地方,与他一住就是几个月。事实上,从1775年4月起至1783年12月,玛莎与她丈夫相守几乎占了他离开时间的一半。将军认为有妻子在身边对革命事业来说至关重要且必不可少,于是找议会报销她的旅费盘缠。

但在她作出第一次出发前,由于必须防御战时部队所面临的一个最致命的天花传染,玛莎自己不得不先接受伤身的接种考验。确定成功后,玛莎才放心去到士兵的营地,而不必怕感染疾病或传染给他人。

凭她在革命战争中能伸能屈、吃苦耐劳、患难与共、恩爱体贴的修炼,临到做国母时想必已水到渠成。 正如她的先生意识到自己的一举一动会为后来的总统树立榜样,玛莎也同样以身作则,作为第一夫人的先驱,她也要为将来国家领导人的贤内助们塑造模板。她发起的对以后白宫礼俗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每周星期五晚上举行的招待会,任何人想来参加都行。

在这些聚会上,国会成员、来访贵宾及当地社区的男男女女,都受到总统官邸的热情接待,在被介绍给华盛顿夫人之后,他们尽情享受茶点,相互交谈结识。尽管大多数嘉宾称呼玛莎为“华盛顿夫人”( Lady Washington),但也有人管她叫咱们的“总统太太”(Lady Presidentess)。

玛莎在乔治•华盛顿去世将近一年后,宣布释放他完全拥有的123名奴隶。本来,根据华盛顿的遗嘱规定,他的这些奴隶当与卡斯蒂斯继承人之间分配的“嫁妆奴隶”分开,在他妻子去世之后,可获得人身自由。然而,人们担心,奴隶们可能会为了趁早获得自由而杀死玛莎。接着谣言四起,传说“佛农山庄”的一场可疑大火,可能是奴隶们故意放的。

由于担心生命危险,玛莎在亲友的催促下,决定立即释放她已故丈夫的奴隶。 1801年1月1日,华盛顿的奴隶们获得了解放。
乔治•华盛顿逝世后,玛莎的健康就急剧下降、一落千丈。才失去丈夫短短两年半,玛莎•华盛顿就在家人手足无措的震惊下,于1802年5月22日驾黄鹤去西天与郎君再聚。

玛莎的去世为卡斯蒂斯继承人带来更大的财富,玛莎的四个孙辈每人都获得大量田产和多年为他们存放信托的巨额资金;此外,每人也分配到玛莎前任丈夫丹尼尔•帕克•卡斯蒂斯曾经拥有的奴隶后裔–所谓 “嫁妆奴” (dower slaves)–的份额。

1831年新坟墓落成后,玛莎的遗体被放进一个大理石石棺迁到“佛农山庄”的新陵址,安息在丈夫的棺旁,直到今天。

鲜为人知的是,玛莎•华盛顿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优雅登上美国纸币的主要肖像女人。印有华盛顿头像的首批法定一美元钞票发行六年后,玛莎的形象出现在首印于1886年的$ 1银钞($1 Silver Certificate)上,1891年又出了稍作设计改动的玛莎美钞。“一美元玛莎银钞”发行直到1957年才中断,是全美周期持续最长的钞票,顾名思义也得到美国联邦银储的坚挺支持,并可以随时从美国财政部兑现银两。



–未完待续—

http://qian-jiang.hxwk.org
2017-03-15 10:2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