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弹词——高祖还乡

by 赵燮雨

原本一篇久负盛名的元曲精品编写成一出小戏,又有了这样一曲微弹词。

通过一个村民的口吻,写出了他眼里所看到的刘邦返沛时的情景。词曲把本来庄严的场面写得诙谐有趣,破除了君权神圣的思想,剥下了封建帝王凛然不可侵犯的外衣,表现出对历史上著名无赖帝皇的轻蔑。

相信这一定会是第一出新编微弹词,期待识家率先将之搬上书坛。

人物:刘家村村民刘老普

地点:沛县刘家村
时间:刘邦衣锦还乡之时

演员上台,坐正,调好弦索,然后惊堂木一拍!
(说表)
各位听众,刚刚进来格辰光看到大家侪勒浪看手机——做啥介,看微信!现在迪格世界真可以叫做微世界。倷倒想想看,微信,微博,微小说,微型诗,微电影,格末有啥勿可以来一段微弹词呢。

今朝仔就让我来说脱一档微弹词——格格名堂经叫做高祖还乡。

事体发生勒浪交关年格前头,江苏沛县一个地名刘家村的地方。耐末我伲苏南苏锡常地区虽然搭仔沛县同属一个省份江苏省,叫啥摊背仔斜气仔格远。沛县比大家熟悉格江北扬州苏北淮安还要朝北。就算听众朋友勿曾听见过歇沛县末,总晓得江苏省最北面格大城市徐州。沛县就是徐州下属格一个县城小地方,再说起刘家村末,越加只不过是一个村落。地方小关小,格格一天却出仔一桩大事体呀!

刘家村有一个老老叫刘老普,乃是一格老实巴交格农民。今早一早起来,嘴巴里厢正勒拉咕两声老古话——(念):
听着受用,士农工商排在老二;
靠天吃饭,春秋冬夏忙煞农夫!
(弹唱)
村老儿我哎,姓呀姓个卯金刀;
乡邻叫我么,叫呀叫我是老普。
只因我,平平常常,普普通通,
躲在人背后面不出头,
挤在人堆里厢不言语。
种了有几亩旱涝地,
住着有三间小茅屋。
沛县刘家村村民刘宜度,(插白:俚倒搭仔《双推磨》里格何宜度同名呀。)
整日里背朝青天脸朝土,
灰头灰脸满身土;
一年到头辛劳不喊苦,
勤勤恳恳不觉苦。(夹白)哎,今儿个早起,倒是个大太阳,好天气啊。嘿嘿,可是奇了怪啦!大家伙怎么都不出工下地,闹闹嚷嚷地敢情是有什么名堂?

(说表)
刘老普出门探头观看。哦!
(弹唱)
却原来社长一家家排门发告示,
但要有派下来的差使便无推故。
(夹白)待老汉我上前去看个清楚明白。

(弹唱)
往日里那差使已经难计数,
今儿个这差使实在不寻俗。(连连摇头)
一壁厢要交草料,
一壁厢要派差伕,
柴米酒肉鸡鸭鱼,
桩桩件件都得来应付。

(夹白)哎,我说那究竟是谁要来哪?(侧耳倾听)哦,哦,哦。比府台大人还要厉害?!那是御史老爷?!要不了是钦差大人驾到?!(摇头)怎么,都不是啊!(弹唱)
言道是车驾,
都说是銮舆,
有个大人物,
今日还乡故。
(接白,自言自语)难不成要来个一字平肩王?要不了就是个千岁爷!什么?!叫做汉高祖?(连连摇头)姓的是汉,又说是还乡,那他跑我们刘家村干啥子呢?

(说表)
刘老普好奇,越加起劲哉。
(弹唱)
这壁厢,你看这王乡老执定瓦台盘,
那壁厢,又见那赵忙郎抱着酒葫芦。
一个个是新刷好的头巾,
一个个是恰糨来的绸衫,
人人都是假眉添三道,
假眉三道装扮成大户。

(说表)
刘老普继续一处处看过去——
(弹唱)
右一边,瞎王留引定一帮蛮男儿,
左一边,黑癞痢带领一班俏女女,
马大哈他使劲吹笛子,
胡踢蹬他拼命擂铜鼓。
平平直直一条大车路,
扑扑腾腾村口扬尘土。
只见得,远远有一彪人马来在庄门户,
匹头里见几面大旗迎风在展舒:
头一面旗,白胡阑套住个房日兔,
(倾听旁人指点,夹白)说那是太阴哪——嘿,不就是个月亮么。

(弹唱)
第二面旗,红曲连打着个毕月乌,
(倾听旁人指点,夹白)说那是太阳哪——嘿,不就是个日头啊。
(弹唱)
第三面旗,邋遢黄狗生双翅,
(倾听旁人指点,夹白)哦,哦,那是飞虎。
(弹唱)
第四面旗,长尾巴鸟学鸡舞,
(倾听旁人指点,夹白)哦,哦,那是舞凤。
(弹唱)
第五面旗,四不像来头上生出角,
(倾听旁人指点,夹白)哦,哦,那是麒麟呈祥。
(弹唱)
第六面旗,金蛇盘腰缠着一葫芦。
(倾听旁人指点,夹白)哦,哦,那是蟠龙戏珠。

(说表)
刘老普倒拨伊横轧竖轧轧到仔蛮前头呀。
(道白)哦,哦,近前来了,近前来了啊。
(弹唱)
红澄澄漆了叉,
银闪闪铮了斧,
甜瓜苦瓜,卧瓜立瓜,
一个个横瓜竖瓜尽是黄金镀。
亮晃晃马镫枪尖上挑,
白雪雪鹅毛扇儿上铺。
这几个吆五又喝六,
口气凭地粗,
那几个像煞有介事,
挺胸又腆肚。
拿着些器仗实在大作怪,
穿着些衣服勿曾见歇过。
(夹白)嘿嘿,俚笃又近前来了噢。

(弹唱)
辕条上都是高头马,
套顶上不见小毛驴。
可喜那伞柄儿生来弯弯曲,
黄罗伞浑不似那个擎天柱。
车前八个天曹判,
车后一队递送伕。
更有几个娇娇滴滴的城里女女,
齐刷刷一般穿着,
端正正一样妆梳。
发髻上穿插有金钗,
披肩上装饰是流苏。
看得那壮小伙眼冒火,
看得那俏娘们心嫉妒。
(夹白)嗨,这不,正主儿来了!

(弹唱)
那大汉是懒洋洋地下了车,
一众上前急忙忙来施礼数。
那大汉觑得众人如无物,
那大汉昂起头来挺起肚。
乡老们展脚舒腰虔诚拜,
(说表)
刘老普跟着众人跪下朝拜,照样学样三跪九叩。但是说勿像话勿像心里总归有点嗒嗒动。于是末,俚偷偷叫拿眼风迪能一扫。
(弹唱)
那大汉欠身着手假意扶。
恐怕是有蹊跷,
猛可里抬头觑,
怎的不觉道陌生?
怎地这等样面熟?

(说表)
刘老普爬起身之后一面再次轧上前去,一面苦苦寻思。突然之间,脑海当中电光石火一般——
(弹唱)
吓,不,不!
觑多时却便是旧相识,
认出来一点也不生疏!
险些儿气得我吐血,
险些儿气破我胸脯。
(夹白)原来是你啊——

(弹唱)
你自家本来就姓刘,
姓吕的便是你媳妇。
把你两家儿根脚从头数一数:
你自身做亭长,耽着几盏酒,
你丈人教村学,读过几卷书。
你曾在俺场上睡,
你曾在俺庄东住。
你也曾与我喂牛来切草,
你也曾与我拽把又扶锄。
(夹白)你,你可记得——
(弹唱)
春采了俺桑树,
冬借了俺稻粟,
零支了米麦无重数。
换田契,强秤了麻三秤,
还酒债,偷量了豆几斛,
(夹白)说啥子?不应承?!

(弹唱)
今日里还乡来,
怎好便全忘了当初?
休得想赖帐,
有甚唐突处?
明标着册历,
见放着文书。
(夹白)俺立马回家给你拿来看便是!

(弹唱)
实实地有凭据,
休道我不曾识时务。
不怕你恼火,
不惧你动怒。
你怎可拿进勿拿出,
你岂能把有说成无。
少我的酒钱与借款,
差拨内旋即来发还;
欠我的粟税并粮种,
私下里先要准扣除。
不用你今日现交割,
这等样还债道如何?
只道刘三你谁敢揪住来拦住,
白甚么,既改了姓,又更了名,
唤做什么汉高祖!

(说表)
刘老普欲要再轧上前去,捺能会得成功!俚被推倒翻滚在地,车驾只管继续往前行进。刘老普挣扎一番爬起身来,连连顿脚。
(道白)
哎,哎,你怎么不理不睬?我这就去拿你给打的白条。当年亏欠我的帐都记着哪!(弹唱)
不信你把鬼神伏,
不愁你有风云助,
纵然是跑到天边,
我也要找天爷爷为我做主!
(说表)
刘老普拼仔一条老命拔腿追赶过去。格末,到底阿曾讨回刘邦欠俚格债务呢?查遍《汉书》,阿壳张也勿曾查着。听众只好自家去猜想大结局哉。微弹词到此结束,请听下档。

备注;
1,微弹词系由同名小戏剧本改写而成。
2,一并附上当年黄梅大师的点评。

不简单,居然用一个人演下一台戏,布景、道具、龙套皆无,着实不易。
——梅花奖获得者安徽省黄梅戏剧院艺术总监著名黄梅大师黄新德

又及
说实在的,评弹的单档不都是一个人演下一台戏嘛!
所以,必须要向他们评弹演员致敬。
2017-04-25 20:1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