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惊魂梦外奇

by 土干

梦里惊魂梦外奇

与网友对唱几首歌以后,对唱的事情就在脑子里盘旋了。

虽说一首歌只有三五分钟,但准备工作蛮多的,比自己独唱要多花些时间,准确地说,要把隔空的两个声音和伴奏合成再配画面。玩多了对唱,自我陶醉,好像我真如歌中的妹子一样年轻美丽似的。到了晚上我做梦了,和对唱网友见面……

我高兴到场了,那里有好多人,原本的欢声笑语一下子闷了。梦里,我并没看到哪个男网友,但我却看到他们的眼神。这是梦中的奇妙。他们的眼神含义清晰如标语:原来跟她唱,我们肠子都悔青了……

一身汗,我醒了。

现实生活中,我已经连续干活七天了,周末没休息。实验难度大,跟同事C讨论时,我看到他的手在发抖。这种紧张迅速传导给我这个敏感的人。首先我同情他,其次我感谢上帝,我不会别的,就会琢磨,发现问题,解决问题。C说他失眠,实验已经一年无果了,压力大。

H跟我讨论实验时也紧张至极。实验费用昂贵,生命珍贵,采样奇少。这个课题到这个阶段就进入到我的专长了,也是尾声,关键成败。我告诉H,这个阶段,不能出错,错了,涂炭生命,过去的努力全部报废,论文泡汤。多等两天,想清楚,胸有成竹,头脑清晰,再开始测试。

我睡足吃饱,开始工作了。一旦开始就不能停下来,这是生物实验的特点和麻烦。其他物理数学研究也加班加点,但那属于研究者上瘾,自己给自己加码。可生物实验不一样,生物它生长啊,它的化学成分随时分解变化啊。我们的加班加点是由生物的活性而定的。这七天,我疲倦,脑子开始绕,仅有的精力完全用在实验上了。每天下班后,我都有辞职念头。一句话回旋着:学会放下,学会放下。

放下什么?不就是放下我们自认为很值得做很有前途的事情吗?是的,一辈子我就是这么埋头做事,把事情做得精致,我本人也几乎快成精了。我父母的去世摧毁了我曾经的信念,我意识到我的工作没有意义。这个工作给我带来的唯一收获就是,我学会了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

我的工作属医学研究范围,就是解除病人的疾苦。可是我自己的父母生病,我无计可施。医院也无计可施。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打击。

再说更清楚些。当一位医生的家人死于疾病时,医生是最痛苦的了,他都救不了自己的亲人,他是个完全的失败者。这种话我听多了,都是医生亲口告诉我的。

从这些事情里,我想到不能把自己的命交给医生,要学会自救。

你若患癌症了,如果医生建议你尝试新药,那就是九死一生的事情。你若侥幸活了,不是药物救了你,而是你不吃药也能活。可惜这是无法证明的。因为医生说,不接受治疗,你只能活半年。你不想死,你就去用新药。我已经准备好死了,所以我不接受治疗。我若还能活十年,人们会说,你当初是误诊。在强大的医学面前,我有口难辨。

死亡不是一了百了,而是另一种形式的开始。死比活艰难和丰富,死好了,还是不错的,会超出我们所想象的幸福期待值。活着就像在浩瀚的苦海中沉浮。

接着说实验。上班时间,我紧张疲劳颓废,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很自怜,生活没有意义。如果这个时候有个人过来,关切地问一句,你好吗?我会泪奔的。就像我站在崖边发抖,另一个人只需用一根小手指头轻轻一点,我就掉下崖去。

泪奔会难为情,不要发生这种情况。所以,只要有人进入实验室,我就说,我现在很关键,不能打扰。听了我的话,一般人扭头就走开。我这样把人都赶出了实验室。

只剩我自己了,眼泪可以落下了,擦干净,再落下,再擦干净,很从容,像窗外淅淅沥沥的春雨沉着地敲打着窗玻璃。实验接近尾声,已经有一些数据了,我开始计算归纳。不时泪眼朦胧地瞄一下银屏……

透过模糊的泪水,一个高峰信号突然出现,我知道这是我们盼望了三年的峰值,过去连个小山包都不曾显现。我开始在试验台前手舞足蹈。人都被我赶走了,没人跟我分享胜利的喜悦。尽管如此,疲劳悲哀一扫光。

H在伦敦开会,我随时告诉她实验进展,她也不时询问我。手机时代没有想念、盼望、分离的概念了。H就像在我的身边一样。

计算整理完毕,我把数据传给H。H惊喜到什么程度呢?她从伦敦赶回来,冲到花店,买了一束玫瑰插花和感谢卡片送到了实验室。我那时已经回家睡觉了。学生们帮助我把花束保管好。我第二天把花取回家中。

我知道一篇很不错的论文可以开始写了,但这个仍然没有改变我的思绪,就是,生活没有意义。

我给朋友Y培育了盆橡皮树(Ficus elastica),她来我家取这盆小树时,看到了插花玫瑰,她说,白色不太舒服。说完,她铃一样的笑出声。我知道国人比较忌讳白色的花。Y建议我到花园采一朵粉红色的花插入。我照做,效果不错。我是这样地喜欢Y,她像穿透我内心乌云的一缕阳光。

手机响了,信息:G奶晚间急需帮助,你可否前往?

实验室告一段落,压力没了,为何不去照顾G奶呢?可以。我回复道。手机再响。信息:感谢感谢,太感谢了!这还没开始帮忙,就这么感谢连连了。

我骑车赶到G奶家,她笑眯眯地看着我,歪着头说:是不是人人都爱你?我说,不是。她又问。我说,我不知道。她再问,我说,是。她无比得意,好像证明她的判断能力。

G奶是人精,年迈狡黠机敏。她除了不能走,其它都好。G奶一定看到我面带春风才这么问的。我不完美,让一些人不愉快。人人爱我是不可能的,我也不爱人人。爱需要能量,我能量很小。

G奶家里啥都没有,只有安详。所有的竞争、忙碌、虚荣、喧嚣,诱惑都不存在了,每天都是末日,早就视死如归了。坐在这种环境中,我也从容镇定,假如一个鬼魂突然出现,我都会说,请坐。

咱们看什么节目呢?G奶问?就看Mexico Wild Life 吧。我查了电视节目后说。我已经跟G奶看过好多电视节目了。G奶看得目不转睛。一般老人看电视,三两分钟就打盹了,所以我说G奶是人精。看完节目,洗漱,清洁,服侍上床,我就回家了。

明天后天,我睡大觉,但愿不要梦见对歌的网友……




2017,5,21
2017-05-22 19:2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