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悟空的“庄周梦蝶”

by 韩连庆

在美剧《生活大爆炸》的一集里,谢尔顿、莱纳德等人要看电影《夺宝奇兵》的加长版,据说这个新的版本比旧版多了30秒的内容。邻家女孩潘妮故作惊狂地喊道:“30秒!那完全是一部新电影!”初懂“人事”的谢尔顿已经能从潘妮的这番话中听出讽刺的味道。

最近公映的加长版《大话西游之大圣娶妻》据说比原版多了11分钟23秒的内容,按照潘妮的说法,这不知要“新”了多少倍。细心的观众早就发现,此前《月光宝盒》结尾的下集预告片中,出现过一个孔雀精“开屏”的镜头,但这个镜头在后来的《大圣娶妻》中并未出现,而这次的加长版里有了这个段落。紫霞仙子出场后先是遇到了天山雪蛤王和孔雀王来求亲,紫霞说自己的规矩是谁能拔出紫青宝剑谁就是自己的如意郎君,天山雪蛤王和孔雀王为此争斗起来。这个段落就为后来至尊宝拔出紫青宝剑做了铺垫。加长版《大圣娶妻》多出了来的内容都属于这一类型,不会影响对电影整体的理解。这不像在雷德利·斯科特执导的《银翼杀手》的加长版中,哈里森·福特扮演的专门追杀复制人的“银翼杀手”最后发现自己竟然也是复制人,这就导致了整个剧情的逆转。所以对我来说,到电影院去看加长版的《大圣娶妻》不仅仅是为了看这多出来的十几分钟的内容,更主要的是在大银幕上重温这部看过无数次的经典。

《大话西游》如今已成为周星驰的代表作,除了被冠以“无厘头”,还加上了“后现代”、“解构”等各种理论标签。电影的故事、情节和对话都很好玩,音乐也很好听,可电影到底讲的是什么,却没有多少人能说得清。很多人把电影视为“穿越剧”,可在我看来,《大话西游》讲的是孙悟空做的一个梦。如此解读的理由有两个,一个是情节上的,一个是结构上的。

在《大圣娶妻》的结尾,孙悟空打败牛魔王后,师徒四人借助月光宝盒穿越时空来到菩提洞。孙悟空醒后不知身在何处、发生了什么事情。猪八戒对他说,“大师兄,你忘记了,昨天晚上碰到一场大风沙,你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的啦!”随后师徒四人准备行装,继续西行。因此,从情节上来说,完全可以把此前发生的一切视为孙悟空做的一个梦。

在《大话西游》中,至尊宝前后三次做梦来到水帘洞,观音菩萨称他为“孙悟空”,说他当年罪恶滔天,希望他今生能大彻大悟,痛改前非,只要他戴上金刚圈,改过自新,就会变回法力无边的齐天大圣,肩负起取西经的重任,把历史重改,不过此后不能有半点情欲。至尊宝之所以没有变成孙悟空,是因为他还没有遇到给他三颗痣的人,等遇到这个人之后,他的一生将会改变。至尊宝听后惊讶道:“跟我说话吗?不是跟我说的吧!认错人了!”

孙悟空做梦变成至尊宝,至尊宝做梦又变成“孙悟空”,这在结构上类似《庄子·齐物论》中说的“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因此,《大话西游》完全可以看作孙悟空版的“庄周梦蝶”。看明白这一点并不难,难的是如何解读孙悟空的“庄周梦蝶”。

法国哲学家拉康在《精神分析学的四个基本概念》中分析“庄周梦蝶”的故事时曾说,“庄周梦蝶”并不像两个镜子互相映射一样,从中得出“生活是虚幻的”之类的无聊结论。庄周梦见自己变成一只蝴蝶说明他是个正常人。庄子在现实的符号空间中是“庄子”,但在他的欲望空间中,他是一只“蝴蝶”。我们在现实中的身份是由符号网络(symbol network)决定的,比如一个国王之所以是国王是因为我们把他当作国王来对待,一旦我们不把他当作国王来看待,他也就不再是国王。如果一个国王认为自己之所以是国王是由他自己决定的,那么这人就是个神经病。

《大话西游》中的孙悟空之所以梦见自己变成了至尊宝,是因为他不想承担自己在符号网络中的身份,对取经的重任产生了怀疑,他想变成至尊宝,像正常人那样生活。只有当他以至尊宝的身份经过一番历练,遇到给他三颗痣的人,与紫霞经历过一段爱情之后,他才会认同自己的符号身份,承担起取经的重任。法国哲学家巴迪欧曾说,“不以爱情开头的人永远不懂什么是哲学”。谁说孙悟空不能有爱情?

(发表于《中国科学报》2017年7月7日第7版)
2017-07-10 13:1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