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回国微信汇编

by 方壶斋

十月十六日至十一月十一日

天高日暖辞金州,萧瑟秋风楚汉游。 凌乱心思难理解,迷茫歧路更增愁。

幺蛾叵料川瀑策,铁腕钢强习近筹。 欲问花旗国政事,何如把盏话神州。

10/16

今年出行不顺,路上车马停顿。以后不坐东航,,赶机时间太紧。

10/17

下午4点多到浦东转机。今年放羊,没人直接带到国内出发。早知如此,给人带的东西在这里交接就好了。 晚10点到武汉,武汉公益无线 I-Wuhan 没有手机号码是不能用的。那人家有号码的就有流量,干嘛非要你的?就为了省几分钟流量费,把隐私告诉你?公益何在?

真的度假,是去除了吃喝玩乐什么都不需要做的地方。那只有参团。钱一交,什么都不操心了。

10/18

到华第二天,饿了半天肚子来抽血体检。每年都这,宾至如归。看看老面孔。与美女们一年年同老。 中午美女们聚在体检厅的小餐厅吃盒饭,武汉话大声聊着家常。国内官家单位午休两个小时,令人不便。

人老了,适应不了国内物价和高科技,还是回美国骑自行车去。

街上成堆共享车。我经过就看有没有没锁的。还真瞄到一辆。 从解放公园路骑到唐家墩。这种车不能久骑,小轮盘,太累。没速度。 后来听说那种扫码锁是计时收费的。谢了哥们儿,不过我也帮了你。要是放着总没人用,就老收你费。

此次回国,仅带三本书,元曲,英法对照短篇小说,和英文版的佐拉的娜娜,中外兼顾,复习法语兼顾,足矣。本来也想带着法文版的,但是太厚了。而且除了飞机和公交,也没有时间看书。

人老了,能不的就不。包括手机照相,能不照的就不照。

夜梦杂糅故事长, 醒来欲书不成行。 卧听窗外凄凉雨, 扯断珠帘捣碎肠。

街市行走乱糟糟, 高楼璧立铅云碉。 左右横斜四下看, 人来人往非我曹。

思想未来好恐惧, 终将教鞭身后抛。 彼时一个猥琐佬, 徒把诗书灯下瞧。

以为休假就轻松了。其实杂事繁多。而且设备问题频出,比如手机浏览器很多时候登陆框,搜索框,打不进字,也贴不进东西。

工作环境差。完全不如在美国每天坐图书馆和办公室。

不知道是文化反差还是什么,反正一回来处处不习惯。马上就想回美国。等呆习惯了,又不想回美国。出国的后果就是分裂症。文化,感情,社会关系,经济关系。 我一个小屁民又没有那个本事应付这么多分裂。

像一只猫到了新地方。

今天给北京一个朋友寄快递,收件人说现在开十九大,北京的暂时停收。才想起来这是国家的传统。过去有什么大事,不是还打狗吗。现在这点不方便算不了什么。老百姓总得以大局为重。何况又是万民敬仰的大 大。

我真是老了。在美国痛恨美国没有高铁出门不方便。到了中国想到出门又觉得很恐怖。太宅了。可能是美国没地方去惯了,来到有地方去,有办法去的国家,反而不想动了。怎么打破这个comfort zone? 大概只有参加一个旅行团。

紧急通知。手机出现严重不稳定。连网断续。已经成为不可靠工具。有事电邮联系。看一篇微信文章的时候死机了。充启黑屏呈现dos状,一条条内容自动。似乎是系统自检。完了后开机,恢复。但是不认无线了。摸索半天没结果。又自己恢复了。日期回到了2009年。重设。

今天用网页版的单位电邮,赫然发现左下角有个Notes(6)。点开一看吓一跳,是Ipad 的Note上写的东西全都备份到单位的outlook电邮里了。按照规定,那里是没有隐私的,虽然不一定有人看。现在电脑的同步功能太可怕,你都不知道写的东西同步到哪里去了。

回来后时差好像没有太大问题。晚上十点多到武汉,很困了。马上睡觉到次日。第二天也是到九点多就困了。只是20号九点睡觉,半夜醒了。上网到四点半,才又觉得要睡觉。做了一个梦。一部分内容是跟一些人走在一条很宽的大道上,大道两旁都是旷野和远山。然后左边路过一个建筑,像是一个商店,进去,发现是卖乐器的商店,但是那里的东西都是假的模型。整个店就是个模型。然后出来,开着一辆拖拉机往回走。这个路很窄。左边有辆大货车挤过来,蹭着我过去。间隙只有一两寸。右边则是路边的矮墙,间隙也是很小。我得紧抓方向盘才不会撞上。

什么含义?冤家路窄?

走出家门第一步,到橘子洲头独立寒秋去。车站买票。美女喊,后边的不要排了,关门了。顺民皆不应。余大声质问,后到何人?美女不答。余声讨之:那拿百姓当猴耍乎?美女大喊,这个老头子是最后一个。系统五点停止。于身后一年轻人求我代买。你当是过去啊?实名制诶!系统果停。美女安排隔壁窗口卖。电脑问,买意外保险乎。忙说不要。结果把钱和身份证统统丢给我。我说你干嘛?她说你说不要了撒?我说你电脑问我,我不要保险,不是不要票。其欲不卖之。余正色方得此票。

10/21

到武昌给一个朋友送买带的东西,顺便借宿一晚,第二天早上武昌站上车。晚饭后到街头公园散步。

武昌四美塘街头公园散步。七绝

一塘碧水映天红,懒懒秋荷静卧中。
岸柳欲留夕照日,余辉怎奈抹墙浓。

22日一大早听见哀乐。

凌晨闻哀乐作

卧躺江边枕涛声,平明忽闻哀乐鸣。
绵绵悠悠寄思念,似怨未尽无限情。
惊扰四邻莫闲吵,生老病死是人生。
他日撒手西归处,可有知音吹箫笙?

22日早上乘坐开往南宁的K315 到长沙。车上空的很,但是到岳阳上来很多人,包括很多大学生样子的女孩子。一个女孩坐在我对面,戴眼镜,短发,拿着手机说关于节目次序序调整的事, 听起来颇有点导演架势。我不禁想到过去革命年代,一定也有不少稚气未脱的女孩子担任起了小领导的角色。对边另一个女的,看起来也像大学生,但是已经工作了,看见我的英文小说,很吃惊地说,哇,全版英文啊。您的英文一定不错啦。我只得告诉她原来我就是教英语的。左拉的这本娜娜,据书前介绍说,是左拉用了两年时间写成的。写之前,他做了大量调查,采访高级妓院的妓女和顾客。这就深入生活吧。

在长沙也捞到一辆没锁的自行车。

独立清秋,北去湘江,橘子岛腰。看麓山霾掩,楼林皆染,芙蓉失色,颗粒悬飘。大道车流,熙熙攘攘,尽向楚天废气抛。全不是,旧时老模样,屋矮树高。

忆昔羁旅亲邀,亦曾是寒天落叶凋。踏麓山滑径,苔青石冷,红枫飒飒,百态妖娆。书院晨临,山亭晚爱,寺叹青尼容貌娇。而今老,桥头观峰远,体力难消。

今天(23日)棒蛮在长沙骑车。从南到北。过白沙井后,问路天心阁。一灰衣女士老远向我招手,指路。原来她在天一阁工作。人很热情。天一阁公园不让自行车进,而我还想骑到火车站,便放弃。那个女的看到我,说我给你说说。最后让门卫给我看车。我到免费的公园部分走了一圈。然后去车站买次日去上饶高铁。才十点多。决定骑车去文昌阁。蛮远。到了后屁阁都没有,早不存在了。只是一个老旧社区。墙上写着昔日荣光。好在附近就是天福寺。规模颇大。中午了,十块钱吃碗观音寿面。就是干切面放点薯叶和酸菜。出来那车还在,沿江骑到橘子洲,结果橘子洲内一律步行。胡闹,多大啊。算了,又骑到车站了。再一个小时可以骑回旅馆了。对了还看了湘雅医院。如果那个红的真是老楼,那它还挺大。此次来,也算替老辈看看老家的变化。一言一蔽之,特色全无。跟北上广大武汉都没什么区别了。现代化。

10/24

24日早坐高铁去上饶。因为怕误车,没吃早饭就去高铁站。南站离市区公交一个小时,到了以后,食物都是名牌连锁店的。康师傅面30多到50多。的确,那么远的地方,私人是不可能在外头摆摊的。坐高铁要省钱,就得自带饭。

赣浙闽地正暖秋,一路行来风光秀。
丘陵起伏皆葱郁,农舍高矮尽小楼。
畦畦秧苗黄中绿,片片水域清且透。
偶见老屋四五间,且为游人铲下留。

初进上饶时光倒,四十年前涧河桥。
楼墙斑驳目凌乱,街巷人稀车量少。
信江一水穿城过,云碧一山添妖娆。
何求摩天大厦起,不必霓虹夸富豪。
四省交界风光在。绿水青山自是宝。
无烟工业待发展,更需行政好协调。

到达当日下午参观上饶集中营纪念馆,接受红色教育。

次日早上爬山于云碧峰国家公园。资料:注意英文名称。

https://baike.baidu.com/item/%E6 ... &fromid=3186489

晨练森林公园改毛泽东词

东方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心未老,接近自然最好。
上饶城外高峰,石梯信步从容。回眸遥思闽北,迷茫不见南平。

上饶第二天去了婺源。

婺源就是给游人设的一个局。晒秋人家就是道具摆放出来的立体画。谁照都是一个样子。村里没有人家,都是商家。

其实上饶还是挺不错的,就是新火车站进城要经过一些估计属于农村的地段。正在拆迁,看起来老旧。

离开上饶那天早上到信江河对面看看那里一个亭子是什么,结果是烈士墓。又发现旁边就是信江书院。还没开门,返回。九点再去看。规模还挺大的。据说闲置了十多年,最近才作为博物馆对外开放,不要钱。背后就是上饶师院分校。书院依山而建,楼台亭阁,俯瞰信江,是闹中取静的一个休闲处。按说高考的学子都应该来拜拜魁星阁,求个好运气。

寂寞钟灵台,今日有我来。登楼看河水,坐亭发闲呆。
此是静思处,可以解忧坏。忘却人间事,只当在蓬莱。

上饶回武汉车上,邻座一个90后妈妈带着一个四岁的女儿。她说去武夷山玩了。我奇怪为什么她老公不在。我问为什么你先生没来,她说她习惯一个人带着孩子。后来她跟小孩说话的时候,小孩玩小猪玩具,一边玩一边说猪妈妈,猪爸爸。女人就问女儿,爸爸去哪里了,爸爸离开多久了,走了就走了呗,等。后来我问她怎么这个时候有时间带孩子旅游,她说她就是负责照顾孩子的。我分析她不是离婚了就是个婚外妈妈。

上饶车站的无线上网是通过自动链接微信,要求你关注一些公众号。这样没有电话号码也可以上网。

骑行汉口,用中华新韵

铁马江城晚日斜,隔江黄鹤似宮阙。
青黄二水新龙庙,宽窄三截老市街。
首入海关温埠史,重行江岸步长阶。
零星旧事皆如梦,称此故乡强勉些。

(汉水青,长江黄,故曰青黄。街指花楼街,乃一窄街,分前中后三街。在龙王庙附近。海关指江汉关,部分楼区开辟为博物馆。今年第一次进去参观。)

虽然不是中文专业而是英文专业,不是文学而是语言学专业的,却买过不少中国古典文学的书。带不带到美国去是个问题。不带吧,书买了还没有看过,钱不白瞎了?留在中国占地方。带吧,齁沉的,而且这些经典都上网了。带回去的好处是家里没网也有东西看。 纸书也不坏眼睛。以后不看了可以捐给学校。其实捐了也没人看。大家现在都爱看微信,谁还看书啊。卖肯定够呛。一块美元一本能卖掉就不错了,起码原来花的人民币能捞回来。

续重阳名句

满城风雨近重阳,败叶摧花万物伤。
独守穷庐心惨淡,愁拾菊瓣意迷茫。
封笺漏夜羞失态,忆字平明愧钝狂。
对镜白头惭李杜,还应陋巷自谋章。

11/1

昨天,31号,骑车从唐家墩骑到汉阳和武昌,在中华门放弃自行车,坐轮渡到武汉关,穿过步行街,在中山大道上又回到水塔,又骑上车往北找到去车站的公交。每年回来这条路线都走一圈,好像朝圣一般。吃一次豆皮,过一次大桥,坐一趟轮渡。经过这些地方,自然也会想起小时候的点点滴滴。比如夏天轮渡上卖雪糕的人喊“血糕呀,血糕呀!" 在引桥上路过通往大桥新村的那个石阶路就想起住在亲戚家,吃跟北方饭不同风味的饭。轮渡靠岸,总是让我遐想江雪芹乘船到重庆的情景。很怀念乘东方红号往返汉口和上海的年代。暑假悠长,拿出两三天坐船旅行也是付得起的奢侈,哪里像现在,都在追求速度。船上看着滔滔江水,自然也会想到刘关张一定也曾经这样看着江水。如今江水依旧,人事全非。

11/3

到唐家墩中国银行,发现唯一的电脑桌面上充斥着与银行业务无关的照片和文件.我问大堂经理怎么回事,她说都是客户的.我说你们不应该让客户这么用你们的电脑.我全给清理了.

今天,我住的地方举办了社区首届文化节和优秀志愿工作者的颁奖典礼。来自附近四五个居民小区的业余,或许也有专业的,文艺爱好者表演了精彩的节目,有合唱,独唱,舞蹈,戏剧,健美操等。今晚天上又是一轮圆月。我不禁想到:花好月圆是中国。

我们的教材关于大杂院和居民楼的课文说,搬到居民楼,邻居一问三不知,态度冷冰冰的。

但是应该看到中国社会还是一个集体文化的社会,人们搬进了居民楼,并非就完全脱离大杂院的人情味,只是形式变了。社区有组织的文化活动实际上促进了本来是陌生人之间的互动。

个人以为中国的这种小区模式比较起美国的独门独户,有时候还以邻为壑的居住模式更为人性化。

小区,是介于单位大院和自然民居之间的一种形式。居民们之间没有单位这个纽带,自然就生疏的多。但是在同一个小区住的人,天长日久,也有熟起来的。至于遇到大事情,则全体业主也会卷入进来形成一个暂时的利益群体,从而加深相互的了解。

小区,因为有物业管理,加上街道(现在叫做社区)居委会的存在,可以使住在同一小区的人有相同的归属感。

我相信住在同一个小区的人一定会避免互相冲突和骚扰。所谓抬头不见低头见,闹翻了以后见着大家都别扭。

哪里像墨西哥人,谁管你要不要睡觉,大半夜也要放音乐开爬梯。叫了警察,警察跟这个地方无关痛痒,也就是下个命令而已。而在中国,碰到邻里冲突,居委会一定会介入,不是简单地说不行,而是还附带做一点思想教育工作。我觉得后者比简单的禁令更重要。后者是治本的方法。

回来恰逢中共举行十九大。我没有详细了解,因为我对政治不感兴趣。但总的印象还是有的,那就是这次大会好像是一个转折点,决定中国今后的发展方向,是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要在民生上做很多事情。一个政党,如果把重点放在民生上,一定会得到老百姓的拥护。今天表演的节目中有合唱,有一句话是“老百姓是共产党生命的源泉“。我觉得这话说对了。如果真是如此,那哪怕中国搞多党制,投共产党票的人可能还是多数。

在中国,你可以感到一种凝聚力。一个社会整体地发展着。对比这些日子美国这里开枪,那里撞人,感受真是不同。

我在武汉,一个大城市。如果按照蒙特雷流浪汉跟人口的比例,那武汉该有多少流浪汉。我一个没看到。街上乞丐也没看到,唯一看到的是寺庙门口一两个。我想给钱,可是看到一个人的盘子里放着一个手机。我还没手机呢。

想到在蒙特雷,每天不是在公交站,就是在图书馆,看到那么多无家可归的人,就感到憋气。美国的执政党有没有想到要解决居者有其屋的问题呢?有没有想到从根本上解决贫困人口的问题,而不是一味靠教会和慈善机构的施舍让他们过一天算一天呢?

特朗普要来中国两天,希望他学点好的东西回去把美国弄弄好。


今年年底,是恢复高考40周年。很多77-78级的筹划返校。适逢大学同学从海外和外省7日云集上海闸北公园宋园阁聚餐,索性花500多路费去一天,也算颇有意义。幸亏武昌到上海有始终直达绿皮车夕发朝至,车上睡两晚,啥都不耽误。可惜10号是最后一天,须从汉口机场起飞,故而无暇顺道游玩苏杭。计划不周,本可先游苏杭,顺便聚会后返汉。遗憾。

卜算子

万里赴戎机,铁辇平明至。闸北宋园杯盏交,正是天高日。

解甲几十秋,黑发逐时逝,唯有此心犹未衰,久远情谊挚。

(我们都是军校的。)

有时间的话,也去吃碗菜饭。习近平刚去过。呵呵。

庆丰包子半斋饭,习总亲民先后来。
今年去不了北京,上海吃吃也不赖。

上海纪行

11/6日晚乘坐25次直达始发车从武昌出发去上海参加大学同学聚会。此聚会之发起缘由乃因一北京同学从国外回国,想看看老同学。北京另两位女生表示愿一同前往。在同学群发布消息后,重庆和深圳两名男生亦表示积极参与。故此次聚会,达到上次返校聚会以来最大规模。知余在国内度假,同学问余能否参加。因有一些零星琐事需要余在汉听候,故一开始曰不行,因余十一日需从武汉起飞返美。然事情完毕后,查火车时刻,喜见此车时间颇好,夕发朝至,无需住店,故买好往返票去上海一日。本不想通知,后忍不住通知了一个同学,嘱其保密之。

卜算子

万里赴戎机,铁辇平明至。闸北宋园杯盏交,正是天高日。

解甲几十秋,黑发逐时逝,唯有此心犹未衰,久远情谊挚。


七日早八时半抵南站。给公交卡充值十元达十九元交通储备。虽有一号线地铁直达聚会餐馆,因时间尚早,在人民广场下,经汉口路出到地面。迎头即见沐恩堂。当年在复旦读书期间,周末常来听道。时牧师李姓。教堂时常满座。一日站立门口。旁边一美女,令我想到电影青春万岁中之乎玛丽。与其搭讪。牧师正讲原罪。余问汝信乎。答曰信也,曰自其本人上至父母及上辈皆有原罪,人来至世上即带原罪。余问可为相识乎。答曰名妮娜,可主日在此碰头。然而后来再去从未遇见,颇有人面不知何往之感叹。

汉口路及南京路步行街皆颇为干净,无早点摊可寻。沿街北行两个路口,方有人气。街边一小门脸,列有皮蛋瘦肉粥。一问暂缺。购糖火烧一个。听女店主口音非沪人,问之,乃河南周口人士。遂以勉强之河南话与之交谈,告知曰余尝居洛阳十二年。店主问余现在牡丹开得如何。余心惊,曰牡丹非时也。店主曰友人最近发牡丹照片与她,翻检手机示余,乃菊花。余问汝不识牡丹耶。答曰从未去过洛阳。皆大笑。

本欲散步到西藏路北京路乘46路去闸北公园,却瞥见共享车内,一辆未锁。大喜,骑上决定到浦江边再回返骑到公园。然骑久,看时间不够,调头。过一街北望瞥见老桥一座,想起苏州河,亦想起某话剧有一女投河之情节。骑过去拍照。此乃1903年所建之桥。桥上问一过路妇人提蓝桥可在附近否,答曰颇远,在外白渡桥那边。问提蓝桥监狱遗址尚在否。女曰不知有此监狱。又问从此地如何骑到共和新路。女给大体方向。沿河行至西藏中路桥,赫然见到国军拼死抵抗日军之遗址四行仓库,拍照。又问路人如何骑到西藏北路地铁站。北京同学下榻 处即在地铁站4号出口旁。视百度地图,似隔街相望。然而待骑到该处,并未见桔子酒店。绕行一圈,问路三人,皆不知。看手机已过10点半,尚不知共和新路何在。余纸质上海地图,今年未带回中国。截图之百度地图,仅有大概。唯依靠路人而已,然问三能有一人知便不错了,因现在上海外地人颇多,常常一问三不知。有人云要过隧道,一中年妇旁听,主动告余无需走隧道,前方看见大圆盘直接往北。余理解之大圆盘,乃地面圆盘,车辆环绕之物。然未见到。行至一大路口,高架交错,呈空中圆盘,如醍醐灌顶。又见共和新路路牌,大喜,虽此路口是600余号,而餐馆1600余号,余不惧也。大方向正确。沿其北行,前方却修路封死。再问,被告知掉头到大同路过地道。果然见大统路隧道牌子。大统,非大同。至此始知路人告余之圆盘及地道皆不谬也。

既是修路,为何不设绕路指示牌在共和新路曰“前方修路,绕行大统路地下道”?

过大统路地下道,遇路左拐,路边购粽子两个以备回程。回归共和新路北行,在一路口错转复向东,幸亏及时发觉更正,掉头找到共和新路继续北行。方疑惑何时到,见头上高架桥延长路出口,知不远也。终于在10点50抵达餐馆。

二 聚会

宋园阁在闸北公园旁边。闸北公园原来是宋教仁墓地,史称宋公园。民国时多次扩展。人民共和国更名为闸北公园。现在公园的成分大于公墓的成分。今天的宋教仁墓,就在公园入口左侧,有一小段路通往。感觉环境嘈杂,有失肃穆。还有老头下棋,老太练太极。迁墓绝无可能,但可封路设门,领票入内瞻仰。可设自动领票机,刷身份证可领。票面略述宋教仁事迹。相比起来,武汉解放公园内也有烈士墓,苏军援华空军烈士墓,但是墓地在公园深处就好多了。

因为这次聚会做东的同学是个评弹迷,而这个餐馆二楼有个评弹场子,故而选在这里。但是白天并无表演。同学曾有计划待北京同学听听评弹。北京同学婉辞,估计一半的原因是听不懂,另一半的原因是坐不住。呵呵。我是没有时间,否则倒可以去听听。

因为聚会是内部的事情,不好多写。仅仅说一下程序。首先是大家见面寒暄。我满头大汗地上去,自然让大家惊喜一番,因为先到的同学谁都不知道我来,但是有的告诉我说猜到了我可能会突然袭击。记得以前在国内我回北京找同学也是事先不打招呼。其次是开饭。菜自然是很丰盛的,尽管有几个北京饕餮,仍然没能扫荡一空。我们班的构成是北京上海大体各半,加上两个河南同学,后来才又进来一个别的省的。在上学期间的吃饭规律就是,北京同学一桌,上海同学一桌。北京同学总是盯着上海同学的桌上的菜,因为上海同学吃饭比较矜持,常有剩菜,而北京同学基本上都是大肚婆娘大肚汉,就互通有无了。第三是席间讲话。主人客人都有代表发言。北京同学代表特别指出今年是恢复高考40周年,给此次聚会平添一番新意。大家虽然分别几十年,但都仍然保持初心,能与当年无缝衔接。我早上在火车上山寨了一首不讲格律的词,发到群里,被要求朗诵一遍:

秋深夜来早,背井上路遥。此去东方浦江头,千里赴琼瑶。明朝梦醒处,故地彤云晓。宋园阁上话旧时,应是情未了。

第四是大家站起来一一互相祝酒交谈。第五是回到座位自由发言。一北京同学爆料当年别的同学的浪漫史,而自己也被大家调侃一番,好不热闹。

聚会在饭馆工作人员的催促下结束。大家到闸北公园合影。我注意到上海人很有些好奇,特别是上了年纪的。我们拍照的时候,总有进园来的游人停下来,盯着拍照人手里的手机屏幕看。他们并不会给人以窥探隐私的感觉,但是在我看来就很好玩。我后来跟一上海同学提到,他也说注意到了这一现象。

散后我跟北京的三个同学到她们下榻的橘子酒店大厅坐坐,然后跟她们到西藏北路上附近的一家饭馆吃晚饭,因为我得赶晚班的火车回汉口,所以就提早吃饭,而且这吃饭的主要目的是让我亲自体验一下上海小吃的好吃与便宜。我当时没有记住餐馆的名称,从照片餐具来看,应该是蔡先生。这是一家连锁店,而且在不同地点有不同的名称,都是蔡先生什么什么的。其餐具是黑色的碗碟。

北京同学三人提前来到上海,已经把吃过的饭的照片晒在朋友圈里了,我还以为是宾馆内部价才这么便宜。她们带我去也是让我亲眼看看。我特别要了一碗小馄饨并点了苏州小笼包。没时间去苏杭了,在上海吃吃嘛也蛮不错的。这个饭馆也卖大馄饨。这大小馄饨还曾让北京同学闹了笑话,把大小理解为大碗小碗。等小碗一上来吓一跳,五块钱15个。北京绝对拿不下来的。北京同学每次吃都吃的杯盘狼藉,然后把空碗碟照片传到群里,彰显战斗力。而上海同学则惊讶其中两位北京女士,身材苗条,依然故我,怎么吃也吃不胖。

原来橘子酒店跟地铁四号出口在街的同一侧,而不是隔着一条街。其所在大楼就在地铁站背后,二层外边是麦当劳的标志。一层的酒店招牌根本从街面上看不到。难怪我在马路对面骑车看到了四号出口却看不到饭店。

我原来的计划是聚会散了之后,去福州路步习近平后尘,不忘初心,吃一碗猪油菜饭。上海猪油菜饭我可能是在上海念书的时候接触过的,后来自己也照着食谱做过。但是天黑得早。在美国养成的习惯,天黑就哪里都不想去了。加上日内瓦回来的北京同学(认识廖康,曾接受廖康派发的翻译)给我晚饭结账,自然就不想费事到别处去了。

同学聚会第二天的内容没我的事了,但是从群里的消息看,也是节目精彩,热闹非凡。身在美国的班长还把失联的同学找出来拉进了群里。
2017-11-12 14:4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