刍狗的幸福

by 吴鑫岩

在进入新的一年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发一个愿,也就是希望建立起一个新的习惯或改掉一个旧的习惯。最近一期的《时代》周刊聘请比尔·盖茨当了一次客座编辑,本期的主题是如何保持乐观的心态。也许我们可以发个愿:在2018年增加个人的幸福感。

这期《时代》周刊的封面是一个喜笑颜开的五岁小孩,那笑容颇有感染力。与成年人相比,儿童无忧无虑,喜怒哀乐可以在瞬间转换。然而,一旦上学以后,功课的压力就开始缠身。进入青春期,爱情的烦恼突然袭来。走入社会以后,工作的挑战和人际关系的纠葛也使人心烦意乱。人到中年,生活进入了慢车道,一切又感到索然乏味。迈入老年以后,体能和智能都开始退化,身体的各种毛病也开始逐步浮现。由此可以看出,在人生的轨迹中幸福似乎与我们渐行渐远。

幸福其实是一个合成词,“幸”代表幸运,“福”则表示处于优越的生活状态。随着科技的进步,大多数人的生活质量相对来说都有很大提高。例如,在这期《时代》周刊中,股神巴菲特也写了一篇文章。他出生于1930年,那时美国的首富是洛克菲勒(John Rockefeller Sr.)。然而,如今我们普通人所享受的各种服务在那时洛克菲勒都不能企及。此外,美国的开国总统华盛顿可谓是位高权重,而且广受人民的爱戴。然而,他的生活状态在现代人看来也十分糟糕。例如,他的牙齿不太好,那时的牙医只能给他装木制的假牙。他在晚年生病的时候,当时最有效的医疗手段就是放血疗法,结果他就因失血过多而死亡。与当年这些大富大贵的人相比,如今我们普通人的生活条件应该都可以说相当优越,所以大家应该都是“幸福”的人。然而,正因为整个社会都在进步,我们的幸福感往往会感觉有缺失,因为人们会把它与优越感联系起来。

曾国藩“相面”的造诣很高,据说曾经写过一本《面经》。他提到的一个观点十分有趣:苦脸智。也就是说,智力水平高的人大多一脸苦相。首先,智力高的人一般志向也高,因此往往会感到很大的压力。其次,智力高的人想得比较远,未来有可能出现的各种不确定因素都会让人焦虑。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心理学家Zimbardo曾经提出了一套“时间观念理论”,将人们按照“过去,现在和未来”分为六类。其中“活的就是现在”的那类人十分懒散但最快乐,但是“活在未来”的人最勤奋也最有成就。由此看来,追求快乐和追求成就似乎是不兼容的。

当生活过于艰难或者事业遇到挫折而感到心灰意冷的时候,人们不禁会问这样一个问题:生命的意义何在?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生命的意义就在于物种的延续,或者说传宗接代。除此之外人生还有社会学的意义:如果把社会比喻为人体,那么每个人就相当于一个细胞。我们这一代人在少年时代都读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不是一部冶金学著作),当时认为只有献身于社会主义事业人生才有意义。老子似乎把这事看得很透,只不过有些悲观:“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这里的“刍狗”就是用树枝和草编的动物,祭祀时摆到祭坛上,结束以后就一把火烧掉了。在天地看来,每一个生物只不过是DNA的载体和复制机器;从文化的角度来说,每个人也不过就是文化基因的载体和复制机器。

世界上那些最重要的事,往往是最简单而无需特别努力就能做到的。从反面来看,那些人们竭尽全力而努力奋斗的事,其实反而无足轻重况且不可持久。老子说过:“企者不立,跨者不行。”在人工智能飞速发展的当代,人类的很多工作都可以让位给机器,而最具挑战性的社会问题也许就是如何让人们都感到幸福。首先,有幸福感的人更乐于与人合作共赢,如今人际合作的效率比个人的劳动效率更重要。其次,有幸福感的人身体更健康,在《圣经》【箴言17:22】中所罗门王就说过:“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随着社会老龄化的推进,医疗费用将会成为主要的负担。此外,有幸福感的人违规和犯罪的可能性很小,因此社会治理的成本也会大幅度降低。

李宗盛在《给自己的歌》中道尽了人生沧桑:“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该舍的舍不得, 只顾著跟往事瞎扯。等你发现时间是贼了,它早已偷光你的选择。”人们一般都把幸福寄托在未来的某些重大期望当中,到时候即使实现了目标,幸福感也无法持续。心理学家对买彩票中了大奖的人进行过研究,发现这些人的兴奋相当短暂,不久就会回到平时的状态。其实,幸福感应该不难获得,只要人们把它当作重要的事。美国的《独立宣言》中把追求幸福当作人们的一项基本权利而与生命和自由并列,这其中具有深意。社会中的芸芸众生在各方面都有很大差别,无论是自身的形体和智力,还是外在的财富。然而,只有在幸福感上大家能够实现平等,而这正是和谐社会的基石。


=========
2018-01-21 21:1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