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代历史

by 太阳花

读书的时候喜欢读地图, 看着世界地图,觉得非洲的西海岸线和南美东海岸线好吻合,让人有把它们拼在一起的冲动。心里难免油然产生疑问,这两个大陆从前是连在一起的吗?后来学到大陆板块漂移说,才发现我道不孤,很多人都曾经有这个疑问。有人还进一步研究了两大洲的岩石构成和古生物化石,提出了大名鼎鼎的,现在已经被普遍接受的大陆板块漂移论。不过大陆板块漂移论在刚提出来的时候是被无视的,后来根据新的科学发现,这个观点的合理性才逐步被接受,并堂而皇之地进入了教科书。

在我讲正题之前先讲这么个故事当然是有用心的。在一个话题充满争论的时候,有些离经叛道的先锋意见,虽然看起来很牵强没有充足证据,不一定是错的。传统意见,虽然获得学术界一致支持,也不一定是对的。面对争论的时候,保持开放的头脑,两边的意见都听听没坏处。在感觉到替代历史观点太难接受的时候,听一下亚里士多德的名言:受过教育的大脑的标志是懂得玩味一个想法,而不去立即接受它。你可以不接受替代历史的观点,但玩味一下未防不可。

说替代历史,要先讲历史。现在被学术界认可的说法是,人类文明史开始于公元前五千年两河流域。人类开始定居,农耕,并开始使用文字等等。上过中学的都知道。但这个说法受到了巨大的挑战。有些人认为人类在一万两千前就有高度发达的全球文明,但这个文明毁于一次物种毁灭级的天灾,幸存的人类保留一些对那个文明的记忆,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人类逐渐忘却了上次的辉煌。这一小部分人, 坚定认为人类有一次史前辉煌文明, 逐渐形成了一个流派, 替代历史学 (Alternative History) 。

有一个说法, alternative fact, 被媒体嘲笑得体无完肤, 这个alternative history难免会给人一些不好的联想。但我以为还算公正的一个名字。这个历史观点和教科书上的观点不一致,作为有别于正统观点的另一种历史观,alternative history 算得上一个客观的称呼。

人类有过高度发达的史前文明这个观点象大陆板块漂移论一样,历史上有不少人或多或少的有过这个疑惑。但它第一次变成一个主流话题的时候是1995年,葛然汉卡(Graham Hancock)出版他的畅销书《上帝的指纹》。我当年还在国内,也从街边书摊上买到了这本书的中文版,并手不释券的一口气读完。一句题外话,我觉得这本说的中文译名应该是众神的指纹,因为英文原文是Fingerprints of the Gods. 对宗教稍有了解的都知道, The God 和the Gods的意义差的不是一般般的远。 不过出版的中文书都译作上帝的指纹,这里就沿用了。葛然寒卡在《上帝的指纹》这本书里做了很仔细的研究,从流传下来的古代文献,到新的考古发现,到对古迹的重新审视,以至于到对古代传说的解析,有力地论证了人类曾有高度发达的史前文明的这个观点。虽然事隔多年,我还记忆犹新。 书中罗列众多古地图,那些地图制作年代在人类发现南极洲之前,却清晰的画出了南极洲未被冰雪覆盖前的地貌。怎么解释?它研究了南美提提喀喀湖和帝华纳科城的地理位置的演变,指出从地理变迁看,帝华纳科城在一万年前就应该存在了。这本书当年给我的冲击,用震撼来形容,无丝毫夸张。但等我读到作者简介之后,顿感失望,作者不过是个记者,我到底该不该相信作者的理论呢?我觉得这么大的观点,这么轰动的书,专家学者一定会发表意见的,决定等一等,看有没有学术地位比较高的学者接受葛然寒卡的观点。这一等就是二十年。

扯点题外话,葛然汉卡是个神奇的人物。在他被带进这个古文明的话题之前,他是一个主流世界的记者和作家。他给世界一流的媒体做记者。出版过影响很深的主流话题的书《赤贫的主人们》( Lords of Poverty). 但是命运把他带上了另外一条路。他在东非作记者的时候,接触到当地人保存守护的一些历史秘密。让他走上了追索古文化之路。出版完《上帝的指纹》后,他致力发掘和跟踪旧石器时代的历史遗迹。他认为很多古代巨石建筑的断代是错误的。陆地上的很多巨石遗迹受到了后代文明的反复使用,造成断代上的困难。他把注意力转向了水下世界。他认为上次的文明遗址很多都沉入了水下。他花了五年时间在世界各地潜水,实地考察和记录了世界各地的水下巨石建筑。并汇集成书出版。他多年孜孜不倦,脚踏实地的工作,为他赢得一批忠诚的追随跟随者,是替代历史界是一个传奇。不过近些年来,葛然汉卡找到了一个新的兴趣领域,通灵和通灵的药品。我觉得葛然汉卡在通灵界的追求伤害了他在替代历史领域的可信度。葛然汉卡受到非常好的教育,他摆事实讲道理,有根有据。他有推测和猜想的时候,读者知道哪部分是他的推测和猜想。但他的书不是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研究文章,有很多直观(intuitive)的东西。我个人觉得这是他的著书立说不被主流历史学家接受的原因。相比之下,另一位替代历史的领军人物,罗伯沙克(Robert Schoch)就没有那么容易被无视了。

罗伯沙克 ,约安东西(John Anthony West),罗伯抱福(Robert Bauval)和葛然汉卡,是替代历史的四位领军人物。其中罗伯沙克是波斯顿大学的教授,是主流学术界门内人。他对这个替代历史的背书,给替代历史赢得了不少将信将疑的听众。罗伯沙克被拖进替代历史界,完全是拜约安东西之托。约安东西也有一个有趣的简历,没有葛然汉卡那么有趣罢了。他自称自己是现代社会的边缘人, 辗转到埃及当导游。他常年面对埃及金字塔和人面狮身像,对教科书有关金字塔人狮像的起源年代的说法产生了怀疑。他不是唯一一个不相信教科书的人。当时他们那个圈子,不相信教科书说法的人很多。知道教科书错了,但怎么才可以把自己的意见发表出去呢?约安东西觉得只有请学术界的人去做实地考察认可才由可能让世人把自己的意见当回事。但这个学术界的人既要有过硬的学术背景又要有开放的头脑。约安东西找来找去找到了当年还在波斯顿大学做博士后的地质学家罗伯沙克。约安东西认为人狮像周围的地质腐蚀是水蚀地貌。如果有个地质学家能确认那的确是水蚀而不是公认的风蚀地形的话,可以提供一个有力的侧面证据,证明人狮像的年代比教科书上讲的要早很多很多很多年。年轻的罗伯沙克就这样的去了埃及。他一观察人狮像周遭的人工切凿的石墙的腐蚀痕迹,容易的得出结论,因为太典型了,那是水蚀痕迹。罗伯沙克和约安东西联合在一次地质学术会议上发表了他们石破天惊的发现。地质专家对罗伯沙克的发现没有什么异议,只是觉得这个发现是否太容易了?

有异议的是埃及历史学家。罗伯沙克的发现把人狮像的开凿时间推到了九千年以前,彻底颠覆了正统历史学家的观点。罗伯沙克因此受到了传统历史学家的严重攻击。好在罗伯沙克的专业是地质学,他专业观点受到了其他地质学家的背书,又加上罗伯沙克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他在学术界的发展并没有受到影响。他现在是波士顿大学的教授。有时候他的学生会跑去问他,你是不是那个罗伯沙克啊?他就微笑点头。一幅双重身份资深卧底的形象。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罗伯沙克对人面狮像的断代是支持替代历史观最有力的证据,没有之一。几乎每个支持替代历史的人都要提到罗伯沙克和约安东西对人面狮断代的工作。但问题来了,九千年前,人类应该还处于游猎阶段,他们哪里有这个剩余时间,哪里积累的技术来凿刻这个巨大的人狮像?如果人类能凿刻人狮像,他们一定有能力建造其他复杂宏大的工程,为什么我们没有任何其他那个时期的工程遗迹呢?这个问题对替代历史提出了很大的挑战。替代历史派一时给不出非常令人信服的答案。但现在这个局面已经转变过来了。

在提出人类有高度发达的全球性史前文明后,替代历史派一直致力于寻找更多的考古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观点。葛然汉卡的历时五年的世界各地潜水史是希望找到水下巨石建筑。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角度。一些水下的巨石建筑所在的位置足以说明这些建筑是史前文化的遗迹。罗伯沙克则对复活节岛异常感兴趣。

复活节岛是个谜团。一个让人无法无视,又让人不敢深思的谜团。罗伯沙克对复活节岛的考察,不仅进一步提供了史前文明的证据,也成为一个契机促使罗伯沙克提出上次文明消失原因的假说。这里稍微介绍下,葛然汉卡和罗伯沙克虽然都支持史前文明说,但他们对上次文明消失的原因的假说是绝然不同的。葛然汉卡认为是大型陨石撞地球造成了物种灭绝和文明的消失,而罗伯沙克认为是太阳的异常活动造成的。复活节岛上的巨人在多角度挑战着我们现代人对历史的理解。有一个挑战,答案很明晰。我们看到的复活节岛上的巨人,很多只是暴露地面的一小部分。UCL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 Los Angeles) 的考古学家们成立一个复活节岛石像项目,从事对这些石像身体部分的发掘。专家们组织发掘了两个巨人头的身体部分后,才直观的观察到埋在地下的部分的高度。考古学家和地质学家都认为是地质沉积物一层层的把复活节岛石像身体掩埋起来的。罗伯沙克实地考察了这些发掘出来的石像身体和沉积层后,作为一个地质学家,进一步指出这些沉积物是历史几千年的经历才积累起来的,这把复活节岛有些石像的断代也提前了几千年。

无论是葛然汉卡还是罗伯沙克提供的新证据,影响力都没有一个替代历史界界外人,一个正统考古学学家对勾北台(Gobekli Tepe)的考古断代影响力大。

现在勾北台(Gobekli Tepe)的考古被认为是对替代历史观最强有力的证据。勾北台位于今天土耳其的南端, 由土耳其和美国哥大考古队联合发现的,但被认为一个普通的旧石器时代的遗址。这在中东地区很常见,没有给予应有的重视。一位德国的考古学家克劳舒默德(Klaus Schmidt)后来读到相关资料,觉得可以进一步挖掘这个遗址,就动手发掘研究。这个古迹最特别的地方是它是被古人有计划的遗弃的。在遗弃之前,古人还不辞劳苦的掩埋了这些建筑。所以不像其他古迹被后人重复使用造成断代的困难。克劳舒默发掘的这些古建筑就是它们在被掩埋时的样子。所以对这个古迹断年相对比较容易和准确。克劳舒默德的断代, 认为这些遗迹有一万两千年的历史或者以上。对这个断代,学术界无异议。在听说勾北台的考古后,葛然汉卡和罗伯沙克都有去实地考察。葛然汉卡说,他以前很不受正统学术界待见,但这次受到了克劳舒默德热情接待。他感觉自己的历史观正在被正统学术界逐渐接受。

除了勾北台以外,,印尼的伽南帕当(Gunung Padang)也引起了替代历史届严重注意。伽南帕当本身是一个已知的历史古迹。但从前的断代认为它的历史比较短。一个从美国加州大学留学回去的印尼人,在几年前组织一次对伽南帕当的地质普测(survey)。利用现代先进的技术和仪器,发现这个古迹地下存在更多的层次。对一些深层的古迹断代,印尼的地质专家认为这个人工建筑两万年前就存在了。他的发现受到印尼学院派的强烈排斥,迦南帕当的考察被印尼当局喊停。由于领队学术地位不够高,又缺乏后续的继续发掘,迦南帕当的说服力相对比较弱。这个印尼领队也因他的工作受到不少打压,他对前往考察的葛然汉卡说,以前他以为考古学是科学,现在他才知道考古学是不讲科学的。现在据说印尼政府又允许伽南帕当继续考古了,不知道会有什么新消息。

在如此种种考古的新发现出现后,替代历史派基本上认为己方的观点是正确的和被印证了的。无论是葛然汉卡还是罗伯沙克都坚信主流历史界不接受替代历史的观点完全是出于学术之外的考虑。替代历史转正是迟早的事情。事实会不会是这样的呢,我们只好拭目以待了。


cnd.org
2018-05-01 13: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