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芸苔 2

by 土干

2

我答应小周可以来看我。小周说,你也没消息,联系不上你,以为你人间蒸发了呢。这消息让我温暖,我若真死了,有人惦记我呢,人间情谊啊。

第二天,我开了门锁,小周到时,他可以推门进来。

我听到大门被推开了,是小周有力的脚步声,然后,上楼声,变轻了。卧室门被轻敲两下,小周那张干净好看的脸从门后闪出。他仔细打量我。我低下头,没看什么,眼睛无法聚焦。我变成啥样儿了呢?几天了,我没照镜子。小周问:

要吃什么要喝什么吗?
什么都不要。噢,忘记开窗了,这里空气不好吧?
还可以啊。告诉我,这些天你怎么过的?
怎么过的……?想不起来了……

我靠在枕头上,看着窗帘,蓝色的,像我的心情。

小周说,想散步吗?
走不远。
我带轮椅了,走多远都可以。

我笑了。小周真行,还带轮椅了。

我问,你推我?
小周笑嘻嘻地说,不,是你推我。

这个滑稽,还真打动我的心。我过去可没少推着诺亚老头儿外出。我于是起身穿衣,要和小周去散步。

打开门,前院的玫瑰映入眼帘,满园春色。牡丹也站在那里,笑迎来往过客。它们都笑倒了,花儿太沉,压弯了枝头。它们的主人却门窗紧闭了这些个日子。轮椅停在门外。小周在医院工作,借把轮椅出来不难。小周拍拍座椅,自己就坐上去了,他双手开始转动轮子。与其说我推他,不如说他在慢慢带着我走,轮椅成了我的拐杖。

我家附近有个公园,一条小河穿过公园里的树林。河面宽处,鸭鹅成群。树林边上是一片开阔的地,绿草如茵。公园里闲人不多不少,还有各个团体来这里打球、派对。笑语欢声不时飘过来。正当我们慢慢散步时,一串笑声越来越近,我感到那声音有些尖利。我看到几个大女孩儿朝我们跑来。一个球滚过来了,她们来捡球。

看到小周后,她们叽叽喳喳起来了。她们一定是看到这么个帅男坐轮椅里,于是充满了好奇和怜悯。

嗨,多好的太阳啊!其中一个女孩说。
你好吗?另一个女孩问。
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能走路了?又一个女孩的声音。她可真敢问。

小周有些不自在,然后,他慢吞吞地站起来了。

女孩子们开始爆发出更大的笑声,

哈哈哈……
他没病。
他假装的。
你真有意思。
让我们也坐坐轮椅。
哈哈哈……

小周不好意思地朝她们笑笑,又看了我一眼。我已经厌烦到极点,我受不了这么欢乐尖利的笑声。

小周示意让我坐在轮椅上,他又非常抱歉地朝女孩子们笑笑,然后,摆摆手,请她们离去。小周的笑容让女孩子们激动了:

你真坏啊!
让病人推你。
哈哈哈……
你太逗了,真让人笑死了……
哈哈哈……

小周推着我朝着一个僻静的角落走去。我低着头,世界太喧嚣,无处躲藏。我用手抓着扶手,晃动着身体,又用手蒙住耳朵。

小周推了我一段路,停下来,绕到我面前。他蹲下,望着我,右手握住我正在发抖的左手,看着别处,他的左手在他自己的下眼睑处划来划去,神情挺难过的。这让我感动并镇静下来。我试图微笑,可眼泪却下来了。我用手抹去泪,低头不语。小周继续推我。过了一段时间,我说,我来推你吧。于是,我们再次交换位置。

推着小周,我犹如回到孩提时代,不胡思乱想了,简单起来,像一个小男孩,推着他心爱的玩具车。我病了,做其他事情太难,不做事情又会烦躁,推车子让我觉得自己有能力有乐趣了。我们没有目标,不赶任务,推推停停,趣味横生。

我推着轮椅,或说小周转动着轮子,拉着我走走停停。我格外享受这份安宁,让我烦躁恐惧的心得到休整。我不说话,小周也不说话,我们用目光向周围的草木问好。渐渐地我们来到一个静谧的地方,是河的下游,一条细细的小溪,水浅苔青,水流涓涓,如低声吟唱。真静啊!我听到细碎的脚步声……



(待续)
2018-08-09 10:2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