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不会很久

by 王朔

又到了年末,似乎每年说上这么一句就像完成了一项神圣的使命。去年今日犹在眼前,一眨眼 2019年所剩无几,慌不慌?

2019年不会很久,你不会年轻很久,我不会活很久,地球也不会存在很久,只有时间无穷无尽。

人类定义了时间,每分每秒,年复一年,仿佛一把尺子丈量着你我的人生。我们忙着用各种事情填满它的每一个刻度——学习恋爱工作结婚生子。。。

人类应该是这个星球上最忙碌的生物,因为我们一旦闲下来,就会怀疑自己存在的意义。人类定义了各种意义——成功、事业、爱情、梦想诸如此类,然后为了这些意义忙碌起来,若非如此,人生毫无意义。

这没有什么错,生而为人,理当如此。

所以每个年初,我都为自己鼓气:好好活着,做一个有意义的人。

然而一到年末,我就不禁泄气:我还是那个一把年纪一事无成一瓶白酒都喝不了的人,我很羞愧。

我曾在午夜惊醒泪流满面,为虚度的时光自责不已。歌德有一句名言:没有在长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我哭也哭了,谈也谈了,可人生还是那个被剪了翅膀的鸟样。

有时候我会陷入虚无主义,觉得一切都没有太大意义,但其实只是在为自己的无能找一个借口罢了。人类需要各种借口,就像需要空气和水一样,只有这样才能心安理得地活下去。

有时候我怀念过往的时光, 为错过的机会耿耿于怀,我常常想:如果当时做了不同的选择,现在的人生是否会好一点儿?

这种想法让我气闷,隐隐心痛。为了多活几年,我再次找到了借口:好点儿的人生又能如何呢?这个星球上总会有不好的人生,多我一个又何妨?

这样想,我感觉好多了,甚至有了一种悲壮的感觉,坐在路边摊撸串的身姿都显得深邃了许多。

随着年纪越大,我在乎的事情就像我的头发一样越来越少,不是看开了,而是记性变差了。发生的事越多,记住的越少,大多不过是停留在热搜几分钟的事情;认识的人越多,来往的越少,大多不过是朋友圈点个赞的交情。

能说知心话的人越来越少,如果在路上碰到一个多年未见的老友,那就像在旧衣服口袋里翻出钱一样让人高兴。喝喝酒吹吹牛,似乎有点儿旧日时光的味道。其实旧日时光能有多好呢?只是加了滤镜而已,更大的原因是现在的生活平淡无味不值一提。

这样说似乎很矫情,多少人在痛苦中煎熬渴望平淡的生活。但没办法,悲欢不能与共,就像很多人不能理解自杀的明星——有钱有名有颜有才。

为什么呢?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每个人都有烦恼,你的烦恼我解决不了,我只能假装自己没烦恼。因为我常常告诉自己:当你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那就解决自己。

这样说似乎特别丧,没办法,当你一把年纪一事无成一瓶白酒都喝不了的时候,丧是一种自我保护,因为一直喊着要死的人其实不想死。

2019年,又发生了很多事,最大的事当然是中美贸易摩擦,虽然达成了第一阶段协议,但我觉得这事完不了。人类就是闲不下来,为了各自的利益纠缠不休。我希望外星人赶紧来,这样地球人就有借口团结一致了,再次证明了:借口真是个好东西。

2019年,猪年猪肉贵,很合理。对于我这种吃什么不在乎的人来说,只要方便面不涨价,就能活下去。猪肉不断涨价主要是因为按环保要求关闭了大量小型养殖场,出发点是好的,但“一刀切”的作风值得商榷,还是老子那句话说得有道理:治大国若烹小鲜,火候要掌握好。

2019年,关于996的话题引发了一波热议,有人做过一个小调查:如果955拿2千工资996拿4千,多数人会选择955;而如果955拿5千996拿1万,则多数人会选择996。说白了,还是钱多少的问题,所有只提理想不提加班费的行为都是耍流氓。

2019年是纷扰的一年,借用某人的一句话:2019年是前十年中最差的一年,但可能是以后十年中最好的一年。

我们为什么焦虑?一种是时间过去了一事无成,一种是事情有很多时间不够用,我是前者,希望你是后者。

2019年的平安夜,和2018年一样,我依然孤身一人,写着这些没有意义的文字,像在完成一项神圣的仪式。当然,这只是一个借口,其实就是闲的。

人类是个多情的物种,一个人久了,容易厌世;两个人久了,容易厌倦,此事古难全。

而时间是个无情的家伙,它总会准点到达,然后毫不迟疑地离开,不早一秒不晚一秒。

活着还是要做点什么,吃点喝点赚点玩点爱点恨点哭点笑点。。。直到最后时间让你到点,所以,对自己好点。

还有几天2019年就要过去了,此刻,我很怀念你温暖的笑脸。
2020-01-02 16:1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