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蘭夢幻曲

by xw

幽蘭夢幻曲

 樂出虛﹐蒸成菌 -《莊子》

山谷中第一場冬雪
岩隙的幽蘭沉陷入冗長冬眠
冬眠的夢中
她回到熱帶雨林的故園-

那夢幻的雨林 在赤道邊
悶濕酷熱 蒸霧瀰漫 萬類爭競  
整座森林就象一大堆即將凝固的蒸汽泡
綠得失了真 腫脹得變形

這是一個龐大而混亂的王國
光明與幽暗作頭一回交合
仿彿就是生命的源初
生命微光一閃一縮﹐聲息細弱

各類生物在這裡爭競
同類與同類之間﹐不同類與不同類
甚至動﹑植物與礦物之間
都在為陽光﹑雨水和空氣爭競

蜂鳥﹑琴鳥﹑巨嘴鳥在啼喚
昆蟲鼓腹而歌﹐各類走獸呼嚎
蒸霧中彌散一百種氣味
虯枝上有一千種猴子們嘻鬧

各種花香﹕鳳梨﹑蘭陰暗中招蜂引蝶
果香引來蝙蝠﹐鸚鵡和翻飛物類
動物體散髮出異香誘引佳偶
泥沼﹑腐尸﹑霉爛的枯木氣味

盤根錯節的根須間﹐毒蛇攀附
巨型水蟒﹗蛙-雨蛙﹑玻璃蛙和箭毒蛙
恍然間﹐紫藤蔓伸成蛇蜥
枯葉翻身變蟲蛾﹐蝴蝶落生花

茫茫然珊瑚礁叢的水族世界
奇形怪狀花床﹕鶴望蘭﹑蝦螯蕉與閉鞘姜
頭足類海底生物﹐茸毛上滿沾着粘涎
任風信子色月魚粉紅的嘴脣蝕嚥

高大麵包樹﹑木棉樹的枝節上
布滿松蘿﹑苔泰p桑寄生﹑擬態類蕨
豆花紅艷艷﹑夕陽﹐月光輕喚仙人掌中花
旋木鳥盤繞樹幹﹐毒蜘蛛埋伏樹穴

這裡就是春蘭夢幻般的原鄉-
絢麗多彩的文心舞女﹑鴿子﹑鶴頂
鬼魔般的蜘蛛蘭﹐蝦脊蘭﹐流蘇牽絲緞
兜蘭﹑杓蘭﹐修長的指甲蘭捧心

蕾麗與寶石蘭﹐朱蘭紅門萬代蘭……
爭芳斗艷的蘭花國中﹐春蘭有些驚惶
瞧這些尺寸誇張的嬌蘭們﹐展現的各種媚態
身體上散溢着濃郁香水的芬芳

已不是習慣中聲色與氣味的世界
迷魂的節目單﹕這是一群傑出舞者的團體
每位演員都竭力展示其最出色的舞姿
沒有絲毫顧慮﹐只為了表達熾欲

一隊部民撐渡筏經過﹐象移動的樹林
他們能與林子中諸般神靈通戚
祭師吹響牛吼器﹐涂血沾羽的部落岸上歌舞
誦咒﹗一位昏厥的孩童-為電鰻所擊

藥用植物提煉汁精﹐服食﹐迷幻之際
便溝通了水渦漩﹑星星月亮﹑猛虎禿鷲的精靈
食色慾望隨篝火一陣陣昇起﹕木薯﹑香蕉
番木瓜…歡愛…荒蕪中快樂就行﹗

異性的氣味如樟腦胡椒﹐丁香肉桂
遠近的青蛙﹑蟬與蟋蟀們編織着催眠曲
蟻塚的巨壘上﹐大食蟻獸與犰狳貪婪地掘食
吼猴齊轟鳴﹐一灘火烈鳥﹑琵鷺驚起

滿天星﹖險惡的夜-仿彿陰深海底
一閃一爍的是生靈﹐還是鬼魂﹖
海葵﹐海麒麟﹐海膽﹐海星都凝固成花卉
軟體動物隨意變形﹐水母一吐一吞

月亮的乳汁滴落在灌木草叢上
小麝雉落湯﹐掙扎爬上樹枝﹐鱷魚口張
受驚擾的鬣蜥﹐一陣雨從樹上落下
漲血魚在豚鼠的肚臍中噬血膨脹

綠色地獄﹗絞殺榕樹在絞殺其母體
兵蟻集團軍-橫掃過樵蟻的作坊﹑育嬰
幽靈的光與朝夕怪影森林逐舞
各種風揚水渙﹐喚醒身心的抽悸﹕

陰森冷峻的樹林﹐清晨一襲光影
樹懶鉗抱在號角樹叉上酣睡
成千上萬隻羽毛豐美的鳴禽在砲彈樹上
他們共同酬備着一年一度的慶會

刺血藤攀到樹冠上﹐那裡葉刪光暈
絹猴﹑蜘蛛猴爭相與閃蝶嘻戲
一道道天南星﹑海芋的根須拖掛到水面
水面上飛起一群銀色亮麗的脂鯉

芭蕉傘葉林中大棵紫紅色的花苞
香腸樹和藤杖依然在這片植物泡沫中盤桓
很快又隱沒入棕櫚叢中﹐棕櫚
挺拔帶刺的干﹐撐起高聳撕裂的帆

樹冠的空曠處花海一片﹕白色的﹑黃色
橙﹑紅與絳紫……一朵朵陽光下怒放
形色誘人﹐怪味的果實﹐炸裂開芳香四溢
這是個感官的天堂﹐卻有鷹蛇暗藏﹗

遠方傳來一陣木鼓沉沉的敲響
如煙如韻的林中﹐意識在神奇地生根﹑發芽
煙患t樹林﹐洋流潛贿^昆布叢灣
桃金娘樹下流傳豚魚迷人的情話

蒸汽漲到臨界點﹐等待一枚種子翻掀
卵生﹑胎生﹑濕生與化生之間
所有一切眾生之類﹐有色﹑有想﹑無想﹑非有想
非無想至一種非想非非想的空靈境界

岩壁上惘然有一位森林公主彷徨
陰暗雨林難見天日﹑難探尋遠方的路徑
雷電轟鳴﹐風雨如晦﹐鳥獸們齊仰恩沐雨
黃昏的濕空氣中重漫升依然的惆緒

這惆悵的思緒﹐如一縷煙絲飄散林隙
任憑微風吹過樹冠﹐隨森林之樂綠冠上飄揚
這是一枚纖細柔弱的蘭花種子
漫無目的﹐聽季候信風向遠方飛翔

仿彿她命中註定要嫁給北國-蕈菌
他們結合﹑共生﹐產生下一代旺盛新個體
也許是熱雨林太陰險複雜的環境
她才作這次朝聖北國寂寞清冷的飛行

破曉前的微曦﹐她遨翔一片白樺林
那裡有一方幽雅環境﹐樹木疏稀
正逢晚秋時節﹐無一聲鳥鳴﹐無一片綠葉
山谷中結霜一片﹐黎明的空氣澄清

濃香與重色﹑強烈的背景音符休止
纖柔的種子從雲中降落﹐落在山谷石壁
北國聖地上有一位智者苦思修行
淡雅風吹過﹐他霍然開朗﹐雙目放明

山谷岩隙﹐恭候着她如意的郎君-菌絲
來年春天他們共生發一株幽蘭稚幼
兩位高節隱士冠伊名“春蘭”﹐並賦予高尚秉性
幽谷中從此有了盼望已久的鐘秀

春蘭年年長﹐修削的葉﹐稚雅的根須
朝夕餐飲雨露津潤﹐日月的華光
默默地成長﹐開放﹐獨自吐露出清雅風姿
山谷的清泉聲尋伴到幽蘭的芬芳

出生于幽谷﹐靜穆﹐心性堅貞不移
一位放逐的詩人﹐佩蘭倚劍﹐走馬川溪
盤根草叢之間﹐吐秀根須﹐不以無聞而不放
朝夕光陰﹐四季輪迴﹐枯榮任聽﹗

又一年春天﹐冰消雪融
水仙﹑艷麗的蕈菌﹐杜鵑花競相榮
第一聲候鳥的歌鳴
幽蘭夢醒﹐聽泉水叮咚﹗

2002/12/08
2020-03-12 18:07:27

More from the amazon s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