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行看新冠疫情

by 王玉江

我没有医学背景,连 DNA 和 RNA 都分不清,不能内行看门道,只能外行看热闹。2019年底,中国武汉出现了不明原因肺炎。为了方便,大家就叫武汉肺炎,把引起这种肺炎的病毒叫武汉病毒。这就像中东呼吸综合征 MERS,伊波拉病毒Ebolavirus 一样,没有歧视武汉人的意思。现在,我就知道非洲有一条河叫伊波拉。武汉肺炎(病毒)使武汉在国际上的知名度大大提升。

武汉肺炎的学名是 COVID-19,意思是2019年冠状病毒引起的疾病。武汉病毒的学名是 SARS-CoV-2,意思是引起第二次SARS(非典)的冠状病毒。平时大家说(Novel) Coronavirus,(新型)冠状病毒,简称新冠病毒。武汉病毒从哪里来?有的阴谋论者说是来自中国,有的说是来自美国。其实,就像禽流感病毒来自天上的鸟拉的一泡屎,掉到中国人头上,第一个病人就在中国,掉到美国人头上,第一个病人就在美国。就是这么一回事。

病毒 virus 比细菌 bacteria 小,必须使用电子显微镜才能观察到。由于电子显微镜的发明还不到一百年,人类对病毒知之甚少。据说细菌的历史远比人类悠久,我想,病毒可能也差不多。对我来说,病菌和病毒是一回事,都看不见。细菌有好有坏,坏的细菌叫病菌。人体离不开好的细菌。好的细菌和人体互利共生mutualism。人体内有没有好的病毒,我不知道。只是“好的病毒”说起来有点怪怪的。

对待疫情,武汉市政府一开始的表现是千夫所指。武汉市卫健委的文件先说“未见明显的人传人”,后说“不排除有限的人传人”。这是文言文,就是你看了,没有人解释,你还是稀里糊涂的文章。有的专家组说“疫情可防可控”。什么是可防可控?没有人知道。这些专家说的是废话,套话,官话,不仅误导广大人民群众,更是误导中央政府做出正确的判断。

公平地说,武汉市政府还是做了一些工作的。例如,2020年1月1日就封闭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武汉市政府最大的错误是忘记了伟大领袖“我们应当相信群众”的教导,没有及时通知广大人民群众。1月23日,武汉市政府亡羊补牢,果断宣布封城,减缓了病毒在中国的扩散,当然代价也是巨大的。

1月2日中央电视台报道了武汉警方传唤了 8 名造谣者。1月3日武昌中南路派出所才训诫李文亮。我想不出来派出所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是为了封锁消息,那是无知。小道消息在中国会不胫而走。记得林彪事件时,中央文件传达之前好多天,仅靠口耳相传,穷乡僻壤插队的知青几乎人人皆知。训诫李文亮徒劳无益,损人不利己。中央电视台的报道,客观上倒是起了一定的报警作用。

由于国家监察委员会及时介入,武汉市公安局撤销了训诫书。把李文亮叫作吹哨人,并不准确。李文亮在他的医生同学群里嘱咐大家不要将该消息和检测报告外传。为什么网上对李文亮事件的反应这么大?主要原因是李文亮死了,而举报李文亮的人,也就是真正的造谣者,没有得到惩罚。但愿这次疫情以后,大家都明白疫情是天灾。从此中国的医生可以自由地讨论疫情,这样李文亮也算死得其所。

现在我们知道,疫情发生了,光隔离病人并不能完全控制疫情,因为还有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也就是说,武汉肺炎防不胜防,除非能像朝鲜那样提前闭关锁国。武汉肺炎,目前没有特效药,也没有疫苗。最好的方法就是减缓疫情暴发的速度,以免医疗跟不上造成大量死亡。当然,我这是马后炮,还是现买现卖。

现在武汉疫情高峰已过,轮到美国犯错误了。比谁都聪明的特朗普第一个停飞了中国的航班。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他关了前门,忘了关后门。武汉病毒暗度陈仓,绕道意大利来到了美国。一开始特朗普很乐观,预计4月15日可以恢复正常。他可能是相信了微信圈里刚刚总结的老祖宗规律:瘟疫始于大雪,盛于立春,灭于清明。他不知道中国老祖宗还有一句话,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武汉病毒到了美国就不怕热了。

当确诊人数直线上升,医疗资源开始短缺时,特朗普才意识到问题严重。有人喷特朗普早干什么了。特朗普说前任没有留下足够的口罩,防护服,呼吸机,是他亡羊补牢,启动国防生产法 Defense Production Act,生产医疗用品。总之,美国现在疫情比欧洲好,是他领导的好。纽约疫情糟糕,是因为民主党执政。

随着疫情越来越严重,各州陆续发出居家令 stay-at-home。除了人民生活必不可少的食品店,药店等,其他行业都暂停了,造成了大量失业。穷人失去工作就失去了饭碗。美国先给每人发一千二百美元,(可能是)避免人们想起杨安泽一千美元的 UBI。谁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现在民主党的纽约市免费提供三餐。这哪里是万恶的资本主义,这是社会主义。关键时期才能看出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可惜杨安泽,桑德斯都已经退选了。

没有医疗保险的穷人看不起病。反对奥巴马医保的特朗普宣布免费检测病毒。光检测不治疗,有个屁用。传染病不是只传给自己,而是传给其他人。抗击疫情是全社会的事情,理应政府来负责。特朗普后来又宣布免费治疗。但愿这次疫情能促进美国的全民医保 Medicare-for-all。我想特朗普不至于会搞出一个只管传染病的全民医保吧。

尽管我讨厌大嘴巴特朗普贬低奥巴马,抬高自己,不过,一个七十多岁的人不怕死,天天开新闻发布会,走在抗疫的第一线,真的不容易。可能有人会说他是为了竞选,我们应该不在乎动机,只关注结果。疫情正在考验特朗普能不能担任下一届总统。

流行病大暴发对人类的影响巨大。股市熔断暴跌,经济衰退。现在很多人在家工作,学校网上教学,就连国家元首 G20 都视频开会了。大暴发进一步促进了网店,快递,数字货币,刷卡扫码,电子支付,等等等等。流行病大暴发可能还改变了我们对待死亡和财富的看法。流行病大暴发是移风易俗的契机。现在人们见面不握手,改碰肘关节了。其实,中国传统的拱手作揖最好,是真正应该弘扬的中华文化。现在弘扬的中华文化很多都是腐朽落后的。

21世纪,世界已经出现了好几次传染病大流行。2003年中国的SARS,2009年北美的猪流感 swine flu,2013年亚洲的禽流感 avian flu,2014年西非埃博拉出血热。开始谁都没有想到这一次是全世界大暴发,除了朝鲜,全世界都措手不及。待到疫情结束,可以总结一下各国的经验和教训。同样是大都市,上海疫情没有纽约严重,不过还要看有没有第二波,第三波疫情。对付传染病大流行,是人类永远的课题。
全球化不可逆转,现在是一个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独善其身。我们没有敌人,只有敌病毒。只有全球合作,共同努力,人类才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2020-04-04

cnd.org
2020-04-18 14:5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