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缘无故的爱

by 更的的

曾经有一个姓葛的人,山西太原的。

个子不高不矮,浓眉大眼的,天生的男中音,而且英语不错,教会学校教的。

抗战一起,地不分南北、人无论老少。热血青年,文艺青年,参加了战地话剧团。后来战况变化,演话剧已经没有必要,就从军了。很精悍能干的人,从军以后被汤司令汤恩伯招为副官。汤恩伯?对了,就是那个汤司令。

戎马生涯,枪林弹雨。好不容易等到战火停下来,万方乐奏,火树银花,这位国军中校副官就被押到一个劳改农场去了,罪名当然是反革命,抗日将士的罪名都是反革命。判几年是无所谓的,五年和十年没什么区别,反正就是一直劳动并改造着。

农场在苏南平原,也不能全算是平原,有一些丘陵起伏。一年又一年种水稻、麦子、山芋、黄豆、油菜、蔬菜、茶叶、西瓜、水蜜桃,养蚕、养鸡鸭、养猪。葛中校很快就完成了转型,除了一口标准国语,其它和当地的人民公社社员一样。

对了,还是有一个不一样。葛中校抽烟斗,烟丝是子女从太原寄过来的。有时候闻到喷香的甜蜜蜜的奶油烟味穿过树丛竹林,那就是葛中校走过来了。把黑棉袄裹着,腰里系着草绳保暖。有时候也从络腮胡子里哼哼歌曲,英文歌,嗡嗡的声音共鸣很足。

很多很多年过去了,刑满了。刑满了每周就有一天休息,大忙季节没有。休息一天,洗衣服、补衣服、晒被子,或者到场部的代销点去买邮票、寄信,买蚊香、火柴、信笺、蛤蜊油、橡皮膏,收包裹。

葛中校有时候就抽半天时间在附近的村子里转转,说说桑麻家常。主要是和当地的小孩子玩玩,打弹弓、摸鱼、采桑葚,教孩子们游泳,或者买一些糖果、糕点让孩子品尝。孩子们把饼干和鼻涕一起吃下去了。
有一些贫下中农的阶级斗争警惕性很高,觉得出了什么问题,这个大胡子劳改犯人什么的干活?就把葛中校捆起来扣留了。农场去领人,葛中校说:让孩子们从小知道生活其实是有很多乐趣的。贫下中农们听了不大明白,乐趣?这是什么意思呢?

后来贫下中农们就习惯了,看见葛中校,就知道又是一个星期、七天过去了。

葛中校是一个天主教徒,而且坚持是一个天主教徒,信仰其实不需要仪式来表达。

农场很大,没有铁丝网和高墙,只有一道不是很深的壕沟,主要用来排水泄洪,冬天就没水了。壕沟两边是比人高的白茅草,白茅草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劳改人员是跑不走的,所以也不跑,能跑到哪里去呢?全中国到处都是一样的。


geng-dede.hxwk.org
2020-06-24 07:1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