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莲花王子

by 禾子

说莲花,马上会想到莫奈。他那些阳光灿烂姹紫嫣红的莲花,不仅表现了自然界的美妙可爱,而且升华了人对美的艺术感受,给人视觉和精神上极大的愉悦和享受。莫奈在自家庄园里开凿了水莲池塘,建了日本式小拱桥,画了三、五幅连桥带水莲的作品,然后就再也不画小桥,只画莲花。我不晓得他是否觉得小桥人工味太重、或者太受局限,还是注意到东方人更欣赏的是荷花;反正是之后三十多年只见他的莲花,几乎不再见小桥。然而,莫奈的水莲却越画越脱离他的感官印象初衷,越画越趋于他本人的主观诠释:笔法越来越模糊,光线越来越朦胧,时间越来越抽象,色彩越来越超现实。不晓得他是因为眼疾所碍,还是因为心情所感,只觉得他越来越倾向于东方式的内心表达。朵朵艳丽可爱闪烁跳跃的水莲花,片片深绿浅绿碧绿淡绿的莲叶,层层水面水中水底不同色泽的光影,在他生命最后几年的画笔下,失去了实体、失去了自然光色,转变成一幅幅暗蓝绛紫甚至血红的抽象。莫奈一生的客观感官追求最后变成了主观意象的表达。

他似乎如此解说世界和艺术:色彩斑澜的外部世界到头来是一场虚幻景象,只有人的内心感觉才是宇宙万物的来源。

古埃及人也喜欢水莲花。那些神庙墓室遗留的壁刻壁画中可以找出数千个例子,无论男女,无论神人,都喜欢手举一支莲花,置于脸前,似乎陶醉于花儿的香味和美丽之中。古埃及自然生长有两种水莲花:蓝色和白色的。蓝色的水莲花迎着朝阳开放,随着夕阳闭合;白色的水莲花午夜盛开,天亮没入水下。所以,壁画中的莲花也用不同的花色表示白天和夜晚、人间和冥界。古埃及人最最关心的是生命的永恒,这不同颜色的两种莲花是否表明两种不同形式的生命存在?

在梵语世界,莲花称作Padma。它是创造神大梵天出世时坐于其中心的莲花,是维护神毗湿奴手里举着的莲花,是吉祥天女拉克希米手举和脚踏的莲花;它还是佛陀说法时坐于其上的莲花,是观音菩萨手举的莲花;也是信徒香客供养人喜欢手举或者供奉的莲花。印度教佛教艺术中处处充满莲花。

莲花的美丽洁净高雅,被赋予了各种象征意义。在印度教里,最初的生命永远和莲花相连,象征生命本身;毗湿奴四只手之一永远持举一朵莲花,象征神的完美和纯洁,也象征人的精神意识的展现和解放。在佛教里,莲花代表它最原始的意思:出污泥而不染;既干净又不拖泥带水,也就是说:“不滞着。”“不滞着”是达到解脱人生轮回痛苦的关键一步。在藏传佛教里,“持莲花者” 的观音菩萨是受崇拜的主要人物,而“唵、嘛、呢、叭、咪、吽”的六字真言,也主要是念诵给观音菩萨的。印度教和耆那教各自都有一部《莲花经》。佛教也有一部《妙法莲华经》,是大乘佛教最重要的经书之一。这部《妙法莲华经》的莲花是指白莲花,比喻佛法的纯洁完美。经书内容全面地讲到人人皆可成佛的要义,也专章讲到观音菩萨的大慈大悲。龟兹高僧鸠摩罗什,虽自幼研习小乘佛教,但也被大乘教义所吸引,不仅转而研习大乘,还亲自翻译了《妙法莲华经》。

在印度阿旃陀石窟壁画中,有一位手持蓝色莲花的王子。我专程去拜访这位莲花王子。

1819年,一个名叫约翰-史密斯的英国军官在印度中部的德干山区打猎,追踪到一只老虎,眼看就进入射程之内,一眨眼,老虎不见了。等他追至老虎失踪的山沟才发现,原来这里有很多山洞,老虎是躲入山洞逃跑的。而这些山洞并不是天然的洞窟,却是很久很久以前人工开凿出来、然又被遗忘、被树木丛林覆盖几百年的佛教洞窟。也该是这个英国人打不到猎物,也该是这只老虎险而逃生。在这个圣地,有佛陀和菩萨们在保佑老虎和所有生灵呢!还别说这样不声不响地保佑,佛陀本人的前生就有一次壮烈地跳入虎穴、舍身饲虎哩。待考古人员砍倒丛林后,岩壁上显露出二十九个洞窟。因附近有个名叫Ajanta阿旃陀的小村庄,这处遗址也就被命名为阿旃陀石窟,属于马哈拉施特拉邦 (Maharashtra)。

阿旃陀石窟最有名的是其中的壁画。这不仅仅因为它是印度境内唯一一处保留有大量早期佛教绘画的地方(2nd century BCE-5th century CE; 规模仅次于敦煌),还因为这些壁画反映了古代印度绘画艺术的高超水平,并且记录了佛教发展的盛况。除了那些同样令人惊叹的巨型石雕佛像和浮雕,多数洞窟里的墙壁和顶壁上都画满了人物故事、动物形象和装饰图案。毫不夸张地说,这里的天顶画从规模到质量到激情,完全不亚于米开朗基罗的西斯廷教堂天顶画,而且比米凯朗基罗早了整整一千年。而且,这里还不止一个两个“西斯廷”天顶,而是十个二十个。这需要多少米凯朗基罗?我去过云冈、龙门、麦积山、敦煌、榆林、克孜尔、乐山、大足等等石窟,但是在阿旃陀,我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激动。我猜想是否因为这里的形象更为写实生动?更具有原始佛国的味道?反映了更正宗的佛教思想?

佛传、本生、因缘、变相、千佛、天女,这里应有尽有。国王的奢华,贵妇的艳丽,浪荡公子的肉欲享乐,魔女的挑逗,舞女的妖娆,侍女的妩媚,乐队的欢庆,马队象队出行的浩荡,悟道者的内省沉思,得道者的坐怀不乱,个个表现得淋漓尽致。虽说是佛教人物和故事,却是充满了希腊化的艺术风格和味道。艺术家们把希腊式理想人体的比例和饱满结实的三维表现,讲求光暗立体效果、天然写真的手法,自然而然地融化到当地雅利安人和达卡人的混合相貌中去,并且自信自豪地加入了印度人喜闻乐见的女性丰满圆润的乳房、纤细柔软的腰围、宽大肥硕的臀部,还有腰身三段弯曲的姿势。那些全裸或半裸人体的表现,反映出画工对人体解剖的理解和对人体美的解释。

我要拜访的莲花王子,坐落在一号洞窟里。他位于石窟大厅正面最深处的内龛外壁墙面上。龛内是一尊很大的石雕坐佛,双目微合,两手作说法相。龛门外壁墙上一左一右各画有一位王子。一位手持蓝色莲花,一位手持金刚杵。莲花王子坐在王座上,上身半裸,左肩至腰下斜挎一串由无数小珍珠编织成的“生命带”,下身裹着一条横条格图案的围裙。他头戴高高的王冠,上面缀满珍珠宝石金丝银叶,项颈上戴一条珠宝项链,正中最大的珠子是一颗罕见的深蓝色宝石。王子左手在腿部位置拿着一只小钵,右手举至胸前,握着一朵绽开的蓝色莲花。他眼帘下垂,神情专注;周围有飞天,乐伎,男女王公贵族同伴和伺从,然而他完全不在意这一切。那种身在荣华富贵之中却超然于物质世界的独特神情,吸引着人们跟他一起沉思静默。那支蓝色的莲花、被王子优雅珍惜地举至胸口的莲花,表示王子内心世界的光华和不滞着于物质世界的洁净。

当初佛祖即拈花一笑,直指人心。


http://hx.cnd.org/?p=186855
2020-08-15 11: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