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啊,人!

by 芦紫

老芦这段时间在波士顿西北郊的儿子家小住数日,不巧就在附近数公里处传来一起华人杀人的惨案。杀人者是一位44岁的华人科技精英兼企业家薛某,被杀者是他的23岁的亲外甥王某。王原住国内,念于亲情,在美国混得不错的薛某四年前帮助王某来到美国,并资助他上了大学,还留他在自己家里吃住将近4年。甥舅情深,养育之恩,不可谓不重。结果呢,却是恩将仇报,王与舅妈发生不伦之恋。当舅妈提出分手后,王继续纠缠,殴打薛某,并威胁要杀舅舅全家人。薛某为了全家,特别是为了保障两个幼儿的安全枪杀了王某,酿下如此人间惨剧,闹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实在令人痛心。

闻此恶耗,老芦不由得想起了一个老芦年长的老乡,中学校友戴厚英(1938-1996)。戴学姐才华横溢,著作等身,尤其以优秀长篇小说《人啊,人!》《诗人之死》等蜚声文坛,名噪一时。戴学姐斋心仁厚,独身,与一个侄女同住在上海的公寓。她生活很简朴,却把省下来的稿费等收入捐赠给家乡的中学母校。母校的一个老教师有个不成器的孙子在上海打工,老教师就写了封信给戴学姐,拜托她照料一下。戴学姐不负嘱托,给了这个打工仔一些钱物帮助,并几次招待他到家中吃饭。谁知这个龟孙子不思感恩,反妒忌戴厚英有钱。有次他趁戴不在家时竟入室盗窃,恰巧,戴姐和她侄女提前回家撞见,龟孙子丧心病狂,竟用菜刀残忍地杀害了戴姐和她侄女,搜寻了两千元钱后逃之夭夭。

虽然最后这个凶手被抓获伏法,但是三条鲜活的性命却永远消失了。戴姐一生宣扬人性善,在《人啊,人!》中呼吁人性的回归,自己却倒在人性恶的屠刀下。如果她当初拒绝帮助这个龟孙子,可能惨剧就不会发生了。可见一念之仁,却招来杀身之祸。老芦插队时常听老乡说:”一碗米养个恩人,一斗米养个仇人,好人做不得!” 说的是一碗米的施舍能让受施人永志不忘,永远报恩,比如韩信之不忘漂母。一斗米的施舍却让受施人认为理所当然,还想要你的十斗米,百斗米。比如孙俪资助过的一个贫困生就抱怨资助的太少了,口出恶言。这个穷小子认为孙俪的钱太多了,给他的太少了。不禁让人想起古代《农夫和蛇》和《东郭先生》等寓言。

这种恩将仇报的例子身边真是太多了。老芦就认识个教授,他和妻子好心资助了一个远房侄女来美读书。侄女的水平有限,没有奖学金,所以侄女的学费生活费都是教授资助的。原先说好的,这钱算是借的,等侄女毕业找到工作会偿还所借的金额,因为教授也不富裕,教授夫人还没有工作。侄女嘴很甜,口口声声说会把他们当作亲爹娘,要给二老养老送终。谁知侄女毕业工作结婚后从不提还钱这码事,教授夫人提了一下,侄女与她大吵一架,说自己给他们当了这么多年保姆还没要工钱呢,从此绝迹,再无音讯。教授的十几万美金打了水漂,垂头丧气。老芦只能劝他说,你这还算好的,只当在股市上亏了,破财消灾,你就偷着乐吧。看到网上新闻吗?宾州有对老夫妇领养了两个韩国孩子,后来这俩小子杀死了这对老夫妇。还有个日本老头,収容了5个中国东北籍的“穷留学生”,管吃管住,结果惨遭杀害,家产被洗劫一空。

最悲惨的是美国新泽西州的一对博士后夫妇,刚拿到博士学位,就回山东农村老家探亲,衣锦还乡嘛!当女方的父亲听说女儿两口子年薪有十万,嗬,大富大贵呀!他就要求女儿出钱给她残障的哥哥盖房子娶媳妇。女儿女婿不同意,当天夜深时,老头就用大铁锤残忍地杀害了女儿和女婿。虎毒尚不食子,这老头的心有多黑才能下得去手啊!面对着这些淋漓的鲜血,老芦只能叹一声:人啊,人!人性啊,人性!

http://lu-zi.hxwk.org/
2022-05-20 19: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