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阳光千年雨 (六)

by 土干



  保罗很严肃地继续道:“人们常说婚姻是终生监禁,既然进不了警察的监狱,进入一场婚姻倒是可以考虑的。”

  我哭笑不得,但保罗的神情是认真的,贝卡关切地看着我。她慈祥的样子让我想到,所有的母亲都应该有那样一张脸。这时,贝卡说话了:“年轻人都不容易,人人都有各自的心思。我们的这个西蒙,他该去编辑部上班的,却改主意了,决定继续留在农场。我们当然高兴,有了帮手,我总担心是不是我说了什么,影响了他的决定。我不想影响他的前途,可我也没有办法。西蒙是我们家唯一的大学生,我们还是希望他不要浪费他所学的东西。”

  “他不离开农场了?”我的声音很低。

  一种奇妙感袭来,女人之间息息相通,贝卡机敏地注意到我一点没有反感的表情,她继续说:“我只希望你不要再次出走,你父母会难过的。”

看着她善解人意的表情,我说:“我不会出走,你们待我这样好,只要你们这里有工作,愿意雇佣我,我就会留下的。我会给警察局打电话,告诉他们我是安全的。”

  贝卡和保罗的表情如释负重。

  保罗这时候表情轻松,情绪高起来,他继续说:“我们农场的每个人都喜欢你,我和贝卡,还有西蒙都喜欢你,你若愿意留下,我们高兴。你若愿意回学校继续读书,我们祝你一切顺利,不要忘记回来看望我们。

  贝卡在偷偷地看我,我非常敏感,感受到她眼光的热切。我也知道,保罗这些话传递了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西蒙喜欢我。


二十、秋日清晨

  一个初秋的早晨,我呼吸着农场特有的味道,西蒙在远远的牛棚附近,他正在把牛粪和土壤拌匀,装在一只只塑料袋中。各大花卉商店收购这种有机的营养土壤。

  秋收过后,麦子入库,就可以做这些不受季节影响的农活了。今天保罗安排我去给营养土壤打包,就是说,我和西蒙第一次一起干活。

  我爱西蒙吗?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觉得自己不配做任何人的女友,不配有正常的生活,所以,我从未想过再交男友。即便从前的我,我也不会去喜欢西蒙这样的男孩——这么一个腼腆及不善表达自己的人。

  西蒙喜欢我到什么程度?我真能给他生命吗?我说的生命是指一个真正的幸福生活,我很怀疑我自己。但是,我还是想走近西蒙,我要看看他的眼睛。他既然不善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感情,但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我向西蒙走过去。西蒙一铲一铲地往口袋里填营养土,身子有规律的弯下抬起。当我距离他有十米时,他就不动了,他根本就没回头看我,他站在那里,右手扶着铁铲,低着头,一动不动。

  我走到他身边,他没有抬头,但是眼光是向我这里看的,那个样子十分可爱。我比他矮,他只能低头看我。他的皮肤因为干了数月的农活,褐色中透着红润,年轻的血液在皮肤下面涌动。

  “西蒙,保罗让我来帮助你干活?”这是我第一次对西蒙说话。

  他的唇蠕动了两下,却没有说话,然后把自己手中的铁铲递给我,又马上收回,说:“这把铁铲太大,我去拿一把小一点的。”

  说着话,他瞥了我一眼,旋即又低头看他自己的脚下。只这一眼,我就知道他的爱,爱得慌乱。在他还没抬脚离开去为我取铁铲的时候,我说:“你这把就不错。” 我的手握住了铁铲把,无意中轻轻碰到了他的手,他全身一颤,像触电一般,此刻他鼓足勇气,开始正视我了。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地看西蒙,他的脸庞很窄,眼睛像汪洋般的清澈。他的唇丰满而光泽,鼻子细而秀美。这个鼻子使他减少了许多男人的气概,我不禁想到,这样的人能否经得起世态变化。虽然这么想,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我不会再用情窦初开的眼光去判断对方,我每一天只能艰辛劳作,低头做人。有人爱我,这是多么温暖的一件事情啊。

  他突然支吾地说:“我能……我能……亲你吗?”我低头笑了。他弯下身子,在我的右脸轻轻亲了一下,看看我,又弯下腰,在我的左脸轻轻亲了一下。秋天的早上,天气仍然有些寒意,我感到两片冰凉湿润而温柔的唇在我的脸颊轻轻点了两下,我想去触摸被他亲过的皮肤,却又怕西蒙不好意思,于是我低下头,不做任何表示。

  西蒙松开铁铲,突然像鸽子一样,欢快地飞了。他跑开了,跑得那样快,像个十几岁的大孩子,他那扎起的长发都飘飞起来了,头绳是红色的,两条长腿上下飞舞。他突然回过头看我,我笑了,笑得无忧无虑,这是我长久以来最开心的笑。西蒙继续跑,他竟然高高的蹦跳了两下,他的奔跑背影在我的视线中变小,他的身体动作在我的眼前跳跃,那样的年轻,那样的动人,那样的奔腾,传递着幸福、兴奋和一种极致的快乐。我的视野里是天空中翻卷的桔红色的云层,广阔的田野,天地之间只有西蒙在狂奔。西蒙的欢喜狂奔驱赶了我心头的阴影,让我想起我在孩提时代对生活的美好憧憬,生活重新有了趣味。


二一、原生地带

  从那以后,我开始走近西蒙。他告诉我,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当看到我和安德瑞每天在一起工作,他是多么难过,他生怕我和安德瑞相爱。他要求他爸爸保罗安排他和我一起干活,可是保罗希望我能跟安德瑞学技术。西蒙的妈妈贝卡也劝保罗安排我和西蒙在一起干活,保罗说我聪明好学,希望安德瑞能培训我,让我在短期内学到更多的技术。保罗并不太想过多地培训西蒙,因为他认为西蒙早晚要离开农场去城市谋生。

  西蒙此时终于松了口气,快乐地说:“爸爸是对的,属于我的东西,跑不了。”他这样说的时候,他的头枕在了我的腰间,很快慰的样子。

  西蒙问我有什么爱好,我说我很想骑马,却没有骑过。西蒙笑了,说:“你真是个容易侍候的人,骑马嘛,在农场太容易了。”于是,他牵来了两匹马,一匹是棕色的,一匹是黑色的,都配有黑皮料子的马鞍,马鞍上还垫了一层鲜红的厚布垫子。我抓住缰绳就要跨上马去,他突然慌乱起来,张开手臂,急切地说:“亲爱的,亲爱的啊,你给我一个理由抱一抱你呀。”我意识到,我的行为不典雅,于是我等他来抱我。他一把将我抱起,我觉得身心顿时轻盈得像一只鸟。他把我放在马背上,我骑在马上,低头看他,他仰视着我。我过去总是抬头看他,他总是俯视我,我第一次仔细看他仰视我的表情,一副孩童快乐的样子,简单得像晴朗无云的天空。由于刚刚抱起我,所以他有些喘息,我闻到他的气息,感到一些男性气味的诱惑。我暗暗感激他对我的情谊,也想找回我对生活的热情。

  我们骑着马,在乡间散步,这是我做梦都没有想过的景象。骑在马上的西蒙要比平时轻松自然得多,他的腰间随着马步左右扭动着。看了他,我也学着跟着马步的节奏扭动着我的上身,非常惬意。我们一边走,他一边告诉我他的过去。

  他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他父母送他们姐弟三人去最近的小镇读书。哥哥姐姐在学校都很善于社交,他却不是,很自卑。他的姐姐和哥哥很早就恋爱结婚了,他却独自一人。他想读大学也许可以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女孩子,于是他考了大学。在S大学读书期间,也谈过两个女友,都没有成功。当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感到很奇怪,觉得这么瘦小的一个人,还能干什么农活?应该养起来的。在我第一次穿裙子的时候,他的心就被打动了,看到安德瑞和威廉来抚摸我的小腿,他也想过来,但是却鼓不起勇气。他很羡慕其他人的“勇敢”。

  他低声叙述着,眼睛也不抬一下,很害羞的表情,我开始憋着不笑,但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而且笑得差点从马上摔下去。

  他继续说,他出去上学,就是为了扩大社交范围找妻子,既然在家里遇到他喜欢的女人,他就要抓住这个机会。

  从前的我可以肯定他的计划是不能得逞的。经历了生死,我变了。从前吸引我的东西不再有吸引力,从前被我忽视的我却愿意去接近体验。渐渐地,我喜欢上西蒙,可以说我爱他,这个爱有感激的成分。

  我想起来曾经看到过西蒙有几天经常骑马离开农场,也不知道去哪里。我问他去干什么?他笑了,说:“我爸爸总是给我好玩的工作,我这就带你去看看我的工作。”

  路上,西蒙说:“你敢不敢让马走快些?”,我说:“可以试试。”他说:“那么你夹紧一点马肚子,别太紧了,如果马跑疯了,你要在第一时间跳下来。”我把双腿轻轻一夹,那马果真颠颠小跑起来。我们行走的速度加快了。很快,我们到了一片野草丛生的地段,那里有些木头做的盒子,里面有谷物。西蒙说:“盛夏以前,我每三、五天就要来这些地方添加鸟食,让野生鸟来吃,把它们喂得肥肥的。这片荒地也是我家的,我们不耕种它们了,这片地过去种麦子,现在和约克大学合作,做一种生态统计调查。就是说减少农田,建立原生地带,调查鸟类虫类的数量是否能增加。现在这个农场比过去规模小多了,人工少了,我们自己也种不过来,所以就饲养野生动物,保护植被。鸟在这里吃饱了,就不去麦田里吃了,那里有农药,它们会中毒的。”

  “原生地带”这个词汇我过去听说过,但是今天对我的撞击如此的强烈。这片自然的野生荒原可以让鸟虫类正常繁衍,我和西蒙的情感也在这里发芽。

  我和西蒙交往两周之后,我们就涉及了比较现实的问题,我要不要回大学去继续我的研究工作?自从警察找到了我,我原大学的老板也给我来了信,询问我是否回去。他说自从我出车祸以后,学习差不多耽误了一年。如果我想继续做研究,他要给提供经费的机构写信,为我多申请一年的奖学金,这在特殊情况下是允许的,毕竟是一场较严重的车祸。我和我过去的同事也联系上了,我的好友告诉我,人们议论我疯了,从人间蒸发了。当得知我仍然在世,我们课题组整整兴奋了一周。西蒙说,我如果回去做研究,他就和我一起回去,在当地找份工作。

我很感激我的课题老板和同事们对我的关心,但是,我爱这个农场,我说我不回去了。西蒙的眼睛放射着光芒。


二二、尾声

  这是几年前的事了。我进入了一个农家,就像那地界中说的一样,我将重生在一个农家,这个重生无须投胎。后来我才知道,那个货车司机麦克实际上是西蒙的姐夫。那天,当看到路边的我又瘦又小,瘸腿,背个大行李袋,在黄昏中孤独行走,他顿生怜悯之心。到旅店以后,在我洗漱时,他给他的岳父保罗打电话,提到我。没有麦克的介绍,农场也许不会雇用我的。

  保罗开始只想暂时收留我,事后发现我肯吃苦,勤快好学,就诚心聘我为正式工了。西蒙和我的结合完全出乎麦克和保罗的意料。

  我从大学出走后两个多月,我的家人才报警。警方没费太大功夫,就把我的行踪定位在英国北部约克郡,因为我的特征明显 --- 个子矮小的东方年轻女性,他们先在那个地区的超市门口贴出了我的照片。

  现在,西蒙和我已经有了三个儿子,公公保罗抱着孙子说:“天下的事情无奇不有。Little Mini居然能生孩子,而且还挺能生。”

  农闲时,我们喜欢读书,西蒙喜欢搜集民歌,读历史故事,他写了一本地方农耕机械史,已经出版了。我喜欢自然生态,我们的日子平安而快乐。

  保罗和贝卡的展室装修布置完毕。西蒙和保罗搜集一些古老的农具、家具、家用器皿,方圆几里的农人都把他们不用的机械用品送来,当做展品。我搜集当地的植物标本,贝卡在博物馆旁边开了一个小小的茶点店,出售一些小工艺品。来访者在参观了农具展和植被展后,可以在小店买点小小的纪念品,坐下喝咖啡吃点心。这个展室就是个小型乡村博物馆,它是免费的,小小的收入来自这个小店。

  记得当第一个参观者走进博物馆时,我无比兴奋,不相信居然有人开车来这个偏僻的地方看乡村的生活。我说:“不可思议!不可思议!”贝卡笑着说:“你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呢。”




全文完



2011-12-23 23:0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