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一去万水千山

by 杜欣欣

请点击画面阅读全文


后记

  现在旅游已经很时髦了。早年听外子攀登黄山的故事,我觉得既遥远又新奇。原因很简单,那时的旅游者注定是孤独的。1968年6月,他和友人从贵池乘车到谭家桥,再步行至汤口,住林业学校,进温泉游泳池洗净疲劳,次日登山。进山之后,半日即抵天都莲花两峰之顶,其间还用餐于玉屏楼。傍晚投宿狮子林北海宾馆之际,汤口即来电核实到客人数,若有人遗失,他们将通夜进山寻找。翻看当年的笔记,我发现那时北海的住宿费仅六角,是夜共二十多人投宿,这就是当时黄山一日的游客量。外子再攀黄山已是近十年后的夏天,当天抵达北海,次日又自清凉台沿北山下至翡翠池,再返北海,沿途大雨滂沱。两日之内两上黄山,年轻真好!

  黄山的云海、奇松、瀑布、险峰、温泉之美令语言失色,那世外桃源般的人情之美更因其稀缺于当代而让人梦绕魂牵。然而,那时的外子却更羡慕石涛那样的画家。石涛说:“黄山是我师,我是黄山友,心期万类中,黄峰无不有。”古时黄山险峰无路,唯在悬崖上凿洞插入石板以为栈道。栈道下临无地,日久石板风化。为防石条断裂,身背画具的画家在攀登时必须俯卧于至少三条石板之上。那些人物仿佛赋有延续文脉的使命,山水艺术命运融为一体,其情其景令人想往。时不我待,我懊悔半个世纪之前还鸿蒙未开,而他虽已谙世事,却遗憾未能与古代的山水人物为友,看来美的追求真无止境!

  回想屈原行吟潇湘,李杜流落江汉,苏轼宦游湖海,古人号称壮游,乃一生伟业也。人生总是那么奇怪,许多执意追求的东西多半不会来临,而无限的可能性又总在诱惑着生命。自国门开后,我开始跋涉五洲,却发现十九世纪,汉人不仅在艺术科学领域少有开拓者,在地理疆界也绝无探险家。在二十多年的旅行中,我的经验是,越是艰险的地方越容易遇到极端好奇者。我甚至推想,一旦好奇心消退,生命将黯淡无光。

  本书来自我十年环球旅行所记,虽然只收入其中的一小部分。当然,十年是历史长河中一段很短的时期,可自然和人文景观的腐败速度却是空前的不可逆转的。为了生命的美好,只能尽力拒绝与环境一道腐朽,去寻求美的人和景,并将其留诸文字。当物非人非时,后人也许会惊异这个世界曾经这么美丽过,有过这么多的趣人趣事,并非常偶然地被一个生命感受并记录下来了。

  2011年春节

亚马逊网购:此一去万水千山
2012-03-05 11:2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