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童咖啡

by 土思

前两天,去了一个在悉尼西南部一小时车程的一个小镇。这个小镇曾经以众多的古董,古玩店闻名。很多有钱人选择在那里买个农场或葡萄园退休。

这次由于经济危机的影响,古董店和以前相比所剩无几。 很多店面在招租。

到达小镇的当天,在街上闲逛,不经意地路过一家叫ELEPHANT BOY CAFÉ。我的眼球立刻被抓。探头进去,这店里,里外两间有许多顶天立地的书架。上面摆满了硬皮封面的书籍(所谓精装版),简直就是个古色古香的小图书馆!已经是下午三、四点钟,店里依旧有三四桌的客人。门口的招牌上写的:本镇最好的咖啡!小酌一杯,果然如此,我决定第二天的早餐也在这里解决。

第二天的早上,我和朋友坐在这家咖啡店里靠街的位置,要了份简单的早点和咖啡,细细的环顾四周、品味着。每张咖啡桌上,摆着一本书,用细麻绳拴着一张纸片,写着桌号,还有一些古董家具及装饰,这书店里,除了书之外,最多的摆设就是各种类型的大象了,我在思忖着这里的主人是怎样的,书架上的书,我最熟悉的是《读者文摘》合订本(READER’S DIGEST),但在这里是不多见的澳洲版,年代并不久远,很多是七、八十年代的书(见笑了)。当然还有很多很多我不知道,但又很想知道的书。远远的望去,最里面靠墙的书架上,是通常在会计师或律师的办公室里见到的那种一排排的装订一样的字典般的书籍(JOURNALS)。我对友人说,这主人不是律师就是会计师,但律师的可能性更大。而此时我想到一个有趣的电影镜头,大水淹没的纽约市,一群人逃到了高大的图书馆内,需要生火取暖,众人讨论先烧哪种最不受欢迎的书籍,讨论的结果是税法!

一个侍应过来,我趁机问道,这些书是否是店主的收藏?她说,有些是店主的,有些是旧书店的老板给的,还有些是客人给的。她说,很多客人会在这里找到他们寻找已久的书籍。主人来自悉尼一个我熟悉的区,那个区是有钱人居住的区。

早餐完毕,我缓步来到最里面的书架,果然那里摆着一排排历年的法典(LAW REPORTS)。有些是五十年代的,直到八、九十年代。显然主人是律师出身。这让我想起,十几年前,曾碰到一位毕业不久的年轻律师,梦想有一个小咖啡店!那时的我,听到这话,心中很是惊讶,IS THAT ALL???!!!

第三天的早上,我们又来到店里吃早餐,一位年约五十八、九,六十出头的女人,在服务客人,我猜这就是女主人了:高挑的个子,鲜艳的连衣裙,衬着姣好的身材,高雅的举止,头发松松的盘在脑后,架着一副如今正流行的圆圆的复古黑框眼镜。她的一副精力很充沛的样子,迈着欢快的脚步,穿梭于小桌之间。当她给所有的人上完菜后,会高举双臂做欢呼状。之后时不时的和客人聊天,看来很多是她的熟客。有趣的是,她只给客人点菜,端盘上菜,至于收拾杯盘之类的DIRTY JOBS 留给其他侍应生去做。

这就是澳洲有钱人的退休生活!简单而充实。当他们经历了辉煌成功的事业之后,只想返朴归真。

离开小店,我一直在琢磨:主人为什么对大象情有独钟,我知道ELEPHANT BOY取自一部早期的电影。有趣的是英文中有种说法:ELEPHANT MEMEORY,大象的记忆力是惊人的,通常比喻人的记忆力好。莫非做律师需要具备这种记忆天分?店里其中的一个摆设,是在一只大象背上摆了一大摞的法典,令人回味无穷。

对了,这家咖啡店只提供早、午两餐,没有晚餐。营业时间是:朝九晚五。是白领打工族的理想工作时间。也许这也是律师族的简单梦想之一?





2012-12-03 10:45:30

More from the 怀旧情结 s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