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残志坚

by 土干

我跟友人谈我的家政工作,她们觉得特有意思,让我写下来。写人家的故事,又不能暴露隐私,要把握好分寸。今天先写点公开的,跟我的顾客也差不多。

今天要说的是周二报纸上介绍的前剑桥市长格里·伯德(Gerri Bird)。

伯德是未婚少女怀孕的产物。家族为此感到耻辱,就把伯德的母亲送进母子之家(Mother and baby home)。这是教会办的慈善机构,全英有18个连锁机构。伯德妈妈家在爱尔兰,那地方不允许堕胎。但这机构如果在爱尔兰之外,就有逼迫少女堕胎的。

在世俗里,未婚生育是坏女孩干的事情,那生下来的孩子也是孽种。伯德的母亲生下婴儿后被放逐到英格兰了。你说爱尔兰多好啊,把犯错误的人放逐英格兰这样一个美丽的地方。哎,我经历千辛万苦才进入英格兰呐。可见爱尔兰是个更好的地方。还不到一岁的小伯德留在母子之家,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为她找愿意收养她的家庭。母子之家的环境不好,很多婴儿感染小儿麻痹症,伯德也染上了。所以,七岁以前,伯德在医院度过。

没有人愿意接收残疾儿童,于是,母子之家把伯德还给了她母亲。这时,她母亲已经在剑桥结婚,所以伯德来到剑桥。回到母亲身边的日子不好过,母女生疏,继父不给好脸。六个月以后,她母亲又把她送给 Midfield Children’s home (慈善机构)。英格兰不错,有一户人家愿意收养伯德。伯德12岁上学,15岁被劝退学,因为老师说她没有前途。

伯德开始找工作,但是应聘单位一看到她有残疾人证件,就不录用她。她很灰心。再后来,她结婚了,生了两个女儿,他丈夫有暴力倾向,她离婚了。单亲残疾母亲带俩孩子,温饱成问题。她想,我还能干什么?我能做很多事,可他们看我残疾就不信任我,我干脆就专职为残疾人呐喊吧。

第一件为残疾人的呐喊就是建造方便于残疾人的马路牙子(dropped curbs),就是马路边高起的水泥行人道,在水泥人行道断开时,应该有个缓冲斜坡,方便轮椅过马路。她为此事呐喊了20年,从少妇喊到中年妇女。现在英国到处是这种方便轮椅的马路牙子,也方便我这个骑车人,我们要感谢她。第二件重要的呐喊就是剑桥市中心的公共厕所,政府决定把厕所改建在楼上。伯德在6周时间内征集了1100个签名,反对这项工程,残疾人上楼太麻烦了啊。来过剑桥旅游的人一定都用过那个大的公共厕所,这还要感谢伯德。

在进行马路牙子的呐喊时,她同时竞选工党议员的位置,但选票不够。厕所事件让伯德闻名于剑桥,人们开始认识到她的能力。于是,竞选工党议员成功。然后,她竞选市长,于2014-15年当选剑桥市长。剑桥市长是一个象征角色,只能当一年。你可以从维基里读到自1213-2021年的历年市长。一年能干啥政绩呢?即然是市政府的象征,那就发言访问。伯德可能是少有的做过两次剑桥市长的人。第二次是2019-2020做市长,当时的在位市长因突发事故去世,伯德应急,做了第二次市长。

维基剑桥市长一览表

伯德做到剑桥市长后更出名了,女王嘉奖她为大不列颠100名最有影响力的残疾人。首相布莱尔也接见过她。回顾生活轨迹,浮想联翩,她重新回到她出生的母子之家,那机构已经关闭,人们可以让她进入看看,儿时记忆太悲催,她不肯进去。

她母亲去世后,伯德才想了解母亲的情况,因此认识了她的同母异父的四个弟弟一个妹妹。

越是残疾越不甘心,伯德什么都要试试,她跳过伞,还和海豚一起游泳。在我看来,伯德最擅长的还是口才,她能表达自己,让社会听到她的声音。

她说当市长和议员最大的挑战是在讨论中发言,其他人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知识语言与她的只受过三年教育的人很不一样,她担心她和其他议员有交流隔阂,事实上并没有。

伯德过去能走路,只是走得慢。自从35岁以后,她就坐轮椅了,已经轮椅生涯30年了。她当议员和市长后,有专门为她推轮椅的职员。我见到她时,正推着另一位残疾人去开会,看到伯德身穿大红袍,脖子上戴着大金链。那金链是市长象征,谁戴它,谁就是市长。

2019-20年剑桥市长Gerri Bird 。

HRH the Queen meets then-Mayor Gerri Bird whilst shown
round NIAB in Histon.

现任剑桥市长Russ McPherson。
2021-02-28 12:09:05